您的位置 : 海色 > 资讯 > 夏之末莫南尘小说夏之末莫南尘免费章节阅读

夏之末莫南尘小说夏之末莫南尘免费章节阅读

时间:2018-12-21 15:28编辑:晓椿椿

今天小编给你们带来一本总裁文小说夏之末莫南尘,写手芭比著作,男女主人公夏之末莫南尘之间的惊心动魄。故事虐心夏之末莫南尘小说精彩片段:莫南音除了前面那几滴眼泪是真的,现在她的心里除了对夏之末的恨,再也装不下其他,假装伤心的说道,“妈,这一切都是夏之末的错,她跟我哥在一起还勾三搭四,我哥还把她当宝,她就是把我们兄妹两个耍的团团转。”

夏之末莫南尘 第二百八十章 沉不住气

接到佣人惊慌通知的的蒋潇潇推门看到满地的狼藉玻璃碎片,再看了一眼昔日里乖巧听话的女儿神情崩溃的跌坐在地上,她整颗心都跟着揪疼起来。

“小音你这是做什么啊,要是伤到了自己怎么办。”

莫南音抬头看到蒋潇潇走了过来,心里像是突然有了依靠,眼泪瞬间涌了上来,无比委屈的喊一声,“妈妈,怎么办,我该怎么办,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对我,为什么啊。”

“怎么了这是,小音你先别哭,告诉妈妈发生了什么事情。”蒋潇潇心疼的将她扶了起来。

她知道最近女儿跟那个男人打得火热,心疼女儿发她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那个男人能哄着女儿高兴,她也就忍了。

等着女儿过了整个兴趣阶段,回到正轨就好了。

可这还没多久,她都见女儿哭了好几回了,她也开始重视起来。

莫南音哭的上气不接下起任由蒋潇潇扶着自己坐在床上,抽抽噎噎的说道,“妈妈,他们都欺负我,呜呜……韩愈竟然跟那个贱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揉揉抱抱。”

说道这里,莫南音又开始哭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你不是说你们的感情一直很稳定,他对你也不错。”蒋潇潇也很惊讶,还有一点,“小音你老实告诉我这些都是不是真的?”

莫南音的眼神微闪,不敢跟蒋潇潇的对视,她本来就是为了韩愈在家人的面前能够保持一个好的形象,就算韩愈对她不理不睬,对家里,她都是替他说话好。

现在却也瞒不下去了,闷闷的说道,“妈,你就不要问这些了,你明知道女儿的心意。”

“澜山市这么多青年才俊等着你挑选,你真的就非那个什么韩愈不可吗。”蒋潇潇实在不明白自己眼高于顶的女儿就这么死心眼,非要韩愈不可。

“妈,我就喜欢他,我真的很喜欢他,妈妈你就帮帮我把。”

“你确定?。”蒋潇潇的语气也沉了沉。

莫南音点了点头,难过的的说道,“对啊,妈,我可是你女儿,怎么可能会骗你呢,如果不是她一直缠着韩愈,韩愈也不会难以抉择不是吗。”

“夏之末欺人太甚。”蒋潇潇眼里滑过一抹冷光,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又问,“你也别激动,这件事容我好好想想。”

莫南音不愿意,“妈,你还要想多久,想到你女儿被欺负死了,才好吗?”*&)

“胡闹。”蒋潇潇不悦的嗔怪道,心里有了计策,招了招手道,“你过来,妈妈教你怎么做。”

莫南音赶紧将头凑了过去,蒋潇潇低低的在她耳边说了一通,莫南音的眸光也越来越亮,到最后哪里还有什么伤心,只剩下兴奋。

高兴的撒娇道,“我就知道妈妈对我最好了。”

姜果然是老的辣,妈妈的办法无不失一个好办法,这绝对够夏之末那个贱人喝一壶,她还是太沉不住气了。

韩愈活动一下身体,在医院的日子太久,感觉全身都有些僵硬了。

远处的公路上一辆车疾驰而来,停在身前,车上下来两个身穿西装的男人,脸色恭谦的来到韩愈面前,其中一人说,“是韩愈先生么?”

韩愈不认识这两人,眉毛微扬,“我就是,找我有事?”

“韩愈先生,我们老板请你去一趟,有事和您商量。”男人恭敬的说。

韩愈耸肩,“我连你们老板是谁都不知道,还商量什么?”

另一个男人压低声音,说,“我们老板您认识,是陆恒陆董。”

韩愈恍然,皱起眉头问,“陆总找我有什么事,不能等我回公司了再说了,或者他可以直接打我电话,干嘛还要你们来请,怕我不给他面子么?”

男人笑着说,“当然不是,是老板觉得您是贵客,所以特意派我们来请您。”

韩愈蹙眉,“陆总为什么突然要见我,难道没有跟你说一下理由,你们这样我怎么跟你们走。”

男人却是只笑不答,伸手做出请的手势,“请您上车。”

见他似乎不达目的不罢休,韩愈沉这一张脸弯身坐了进去,因为他知道不可能从面前的男人离开。

来到陆氏集团,陆恒已经在办公室等他了。见韩愈进来,起身和蔼的可亲的说道,“来了,听说你住院了,身体怎么样了?”

韩愈笑着说,“早就没事了,陆总,咱们有话直说,别拐弯抹角了。”

陆恒哈哈一笑,说,“我就喜欢你这痛快的脾气,别的话我不多说了,最近公司的事情比较好,欣然是有能力,但一个人也瞒不过来,少了一点魄力,正好你可以去协助她……”

韩愈沉吟片刻,说,“不好意思,我最近确实没时间,而且您也看到了,我刚出医院出来,可能无法胜任你的职位。”

陆恒的眼神里闪过一抹笑意,“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听说你喜欢夏之末。”

韩愈的眼神一变,用警惕的声音问,“陆总这话是什么意思,想用夏之末来要挟我?”

陆恒笑着摆手,“不要那么紧张嘛,我怎么会要挟你,其实我想告诉你,你帮我,就是在帮自己。”

韩愈微微皱眉,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陆恒解释着说:“我可以告诉你,公司这么忙全都是因为,我在专注于另外一件事,莫家在澜山市根深蒂固太久,是时候应该有人站出来松松土了。”

提及莫家,韩愈下意识的想到那个森冷淡漠的男人,心里像是被扎了一根刺,因为那个男人的存在,他始终得不到夏之末的心,这是他的心病。

韩愈想了想,说,“我答应帮你,一起对付莫南尘,不过希望你也给我一个承诺,无论如何也不能伤害夏之末。”

陆恒露出一抹难以察觉的笑意,他早就知道韩愈一定会答应的,因为他是一个善于抓住别人弱点的人。

“好,我答应你,韩愈,我们合作愉快。”

韩愈即便知道陆恒是一个不可信任的人,但是依然和他的手握在一起,为了得到夏之末,他也只能选择和陆恒合作,这是他唯一挽回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