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色 > 资讯 > 夏之末莫南尘夏之末莫南尘by芭比章节阅读

夏之末莫南尘夏之末莫南尘by芭比章节阅读

时间:2018-12-21 15:27编辑:晓椿椿

夏之末莫南尘是一本言情小说,男主和女主是夏之末莫南尘,作者芭比描写男主和女主的情犊初开。夏之末莫南尘小说免费章节:陆恒吸了一口,缓缓将烟雾吐了出来,淡薄的烟雾散开,将窗外的景色变得模糊起来,眸光微微眯紧,像是一只沙漠里的秃鹫,盘旋在上空,耐心的等着猎物的消亡。

夏之末莫南尘 第二百七十九章 策划

“拖出去处理了。”陆总头都未抬的说道。

“是。”说话的男人声音哑的可怕,很快隐没在黑暗中。

陆恒也不在意,有能力的属下才会有自己的性格,只要放对了位置,他并不建议这些小事情。

他重新背过身子,望着落地窗外漆黑的夜色,像是一个无尽的深渊,跳进去谁也无法抽身。

身后传来一重物摩擦着地板的细碎声,他一抬手就有人将雪茄放在他两指之间,立刻点上烟,恭敬的退了下去。

到了这个年纪,什么都缺,唯独耐心不缺,莫南尘再厉害,还不是少了他这么多的年阅历。

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

翌日莫家庄园二楼。

一个长相清瘦的男人在莫南音身旁低语了几句。

“不可能,这不可能,你肯定是看错了,她怎么可能出现在那里!”原本平静的女人,脸色瞬间难看起来。

清瘦的男人吓了一跳,不敢隐瞒,把自己打听到的消息都说出来。

“莫小姐,我们的人真看到一个长相跟你照片很相似的人跟韩愈在咖啡厅里见面,两个人还激动的说了什么,最后还抱在了一起。”

“不,这不可能,肯定是你认错了,你确定你没有看走眼?”莫南音不愿意相信,恼怒的在房间内走来走去。

夏之末不是喜欢她哥吗,怎么会跟韩愈见面,还是选在那么显眼的位置上。

面前的人也是她特意请人时刻跟踪韩愈的私家侦探,也把夏之末的照片给了他,除了夏之末,她想不到还有谁。

“陆小姐,我们不会认错人的,这种事情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做了。”清瘦的男人小声的嘀咕了一句,“照片那么清楚,怎么会认错人。”

何况他们也是反复拿着照片确认了几次,怎么可能会把人认错了,虽然隔着一条件的距离,脸看的不是很清楚,但身形跟发型都很相似。

莫南音一个凶狠的眼神,吓得清瘦男人低头不敢在废话。

“你还看到了什么。”莫南音也明白他没必要说谎。

可是心里那股怒火怎么也压不下,没想到夏之末跟她哥在一起,心里还惦记着韩愈。

简直就是一个不要脸的贱人。

“哪里监控太多,我们的人不敢太过去,只看到韩愈似乎很激动的跟着夏之末说了什么,夏之末一直低着头哭了一会儿,然后韩愈情绪就软了下来。”

清瘦的男人回想了一下过程说道,韩愈的脸色好像很难看吧,不太像是跟女人商量什么,但是跟他们无关,这种小事情应该没必要说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滚,我不想在看到你,钱在这里,拿了给我消失。”

莫南音气的咬牙直咬,从口袋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卡甩到了男人的脸上,指着大门的方向吼道。

清瘦的男人也不管被人砸了一脸,手脚麻利的将卡收起来,好像早已见怪不怪这样的事情。

他们这样的私家侦探,就给专门给这些有钱人跟踪自己的老公跟男朋友,只是没想到这次接的单子会是个美女,不过那个被带了绿帽子的女人都是一样的表现。

“那莫小姐我先走了,要是再有这个事情,您吩咐。”

莫南音杀人的目光扫了过去,清瘦的男人吓的一激灵,不敢再说一些刺激她的话,灰溜溜的走人。

清瘦的男人刚走到门口。

莫南音忽然开口说了一句,“记住管好你的嘴,要是有什么风声传出去,小心你的舌头跟狗命。”

“我明白,莫小姐就放心吧。”他能够做了这么久不出事,也是因为口风紧,客户才能放心将单子介绍给他做。

平时少不了挨几顿打,但跟白花花的钱相比,只是毛毛雨。

“滚。”莫南音只有一个字。

清瘦的男人走出门重新将鸭舌帽带上,走出了庄园,一个人走出了很远,坐如一辆毫不起眼的小轿车内,压低了嗓门说道,“你要我办的事情已经做好了。”

“很好,这是你的报酬。”舒琳琳看了一眼前面的司机。

司机点点头表示明白。

“那就谢谢了。”清瘦的男人贪婪的搓着手心,等着她给的丰厚报酬。

要不是这个女人突然找上他,说是让他帮一件忙,可以给他一百万,他才不干,当然他也是收了十万的订金才答应做的。

那个跟韩愈在一起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面前的女人。

跟莫南音的五十万相比,眼前的女人更加阔绰多了。

可是他活不到花这笔钱的时候。

‘砰’的一声,身子一歪,已经死了。

“开车。”舒琳琳混不在意自己身边还坐了一个刚死的人,淡然道。

男人看了她一点,点点头,将车子开起来。

这一切都是舒琳琳故意策划出来的假想。

她不像莫南音那么单纯,从那个疯子哪里学到一件事,这世界上唯有死人的嘴最为严实。

车子开到了山顶,司机将尸体抛到了悬崖的一面,才重新上车,发动离开。

清瘦的男人一走,忍了许久的莫南音再也控制不住心里高涨的怒火,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都扫在地上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

她似乎觉得不够,视线所及的物品,全都被她砸在地上,呼吸粗重,胸口起伏不断,可见她的情绪有多不稳定、

一双美目里迸发的嫉妒与恨意。

“夏之末为什么你有了我哥,还要跟我抢韩愈,我已经为了我哥勉强接受你这个人的存在,你一定要逼着我将你从这个世界上抹处吗!”

只要一想到夏之末跟韩愈在咖啡厅里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揉揉抱抱,不知廉耻,她整个人都无法呼吸。

这都是夏之末的错,都是她的错。

“夏之末我一定要让你后悔!啊!”莫南音奋力的拿起台架上的花瓶,发狠的往地上砸去。

又一件价值不菲的古董应声而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