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色 > 资讯 > 主角是夏之末莫南尘的小说-夏之末莫南尘小说阅读

主角是夏之末莫南尘的小说-夏之末莫南尘小说阅读

时间:2018-12-21 15:27编辑:晓椿椿

小编找到了书友们最近在追的宠文小说夏之末莫南尘,是网络作家芭比所写。主人公夏之末莫南尘之间的感动故事。值得一看夏之末莫南尘精彩章节片段:陆欣然狐疑的打开信封袋,将里面的一叠照片跟文件拿了出来,第一张就是夏之末缩在南尘的怀里,南尘以一种保护着的姿态将她护在怀里,睥睨着周围虎视眈眈拿着相机的人群。

夏之末莫南尘 第二百七十八章 破釜沉舟

“随你。”舒琳琳并未生气,无所谓的耸耸肩。

陆欣然看着她在烟雾中模糊的脸,心里说不出的深沉,“你还爱他吗?”

她可是听说,舒琳琳为了那个男人连孩子都生不了了,那样的渣男,真不知道她为什么还会喜欢。

“同样的话还给你,你还爱莫南尘吗?”

如果爱是可以说放手就放手的事情,世界上那里还会有那么多痴男怨女。

陆欣然张了张嘴无话可说,沉默了几秒,忽然抬头问道,“你有什么计划说吧。”

“想通了。”舒琳琳夹着烟的动作一顿,弯了弯嘴角露出一副意料之中的笑意,不过在陆欣然看过来的时候又恢复如常。

“我现在这里正好有一个计划,就不知道你看了会不会同意。”

“什么计划。”

“自己看吧,只希望你看的不要太生气。”舒琳琳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信封袋,放到她手中,自己却淡定的靠在窗户边,吞云吐雾,看着车窗外熙攘的车流。

眼中的笑意那般开心,除了那忽略不聊的冷意。

第二张照片是夏之末那个贱人紧紧的趴在他怀里,在往下翻都是同样让她气血攻心的画面。

看到最后手中的照片被她捏的变形,手背上的青筋全都浮了出来,面色阴郁的可怕,“这是什么。”

“看不懂,要不要我给你解释一下。”

舒琳琳从她手中抽出几张照片,假装好心的替她解释,“这张是莫南尘抱着夏之末,这张还是莫南尘抱着夏之末,这一张好像有点不一样,两个人都抱在一起了。”

“啧啧,真是难舍难分。”

“住嘴,你给我住嘴。”陆欣然忽然疯了一般从她的怀里夺下照片,用力的想要将照片撕毁可是怎么用力的也无法将这些让她嫉妒到发狂的照片撕碎。

反而自己细嫩的小手被照片锋利的边角划伤了好几道红痕。

最终她知道没办法将照片摧毁,愤恨又无力的任由手中的照片全都飘落在地。

男人英俊冷厉的脸庞似乎还印在她的眼中。

良久,低着头一直沉默的陆欣然沉闷沙哑的声音说道,“你说,后面我们该怎么做。”

“你只要配合就好了。”

舒琳琳在她耳边一直低语不停。

时不时的陆欣然点了一下头,又有些迟疑,不过听到最后愈发的坚定了心中的想法,眼中尽是对夏之末的恨意跟不甘。

她绝对不会这么坐以待毙。

两人在车内说了很久,才各自离开。

下了车迎着微凉的寒风,舒琳琳望着陆欣然的车子没入无尽的夜色中,,面无表情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电话。

电话响了好久,对方才不紧不慢的接通。

“你要求的事情,我已经做到了。”

“唔,是嘛,表现的不错。”

风不语状似吃惊的语调,像是针扎在舒琳琳的耳朵里,手心不断的收紧在收紧,紧到生疼,疼到她能冷静下来,才缓缓说道,“东西。”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舒琳琳的手臂已经开始抖了,刚刚在车上还极力克制这,现在颤抖的弧度更大了,她的毒瘾又要犯了。

那种万千蚂蚁啃噬血肉的感觉,她再也不要在有第二次。

“噢,你说那个啊,有,回来取吧,这是你应得的奖励,乖女孩儿。”

风不语像是才刚听明白她的话,尾音还带着一丝笑意。

舒琳琳已经听不下去了,直接扣断了电话,也不怕对方生气,因为她也差不多莫顺了他的心情。

看着望不到尽头的公路,她笑了一下,转身朝着另个一个方向离开,那个笑容带着悲凉与恨。

“什么,人被救了。”陆恒背对着手下的身子一顿,指尖点在落地窗的玻璃上,眼中尽是凉意。

汇报的男人将头低到了腰下,“陆总,我们安排的人都被制服了,莫南尘也不知道哪里收到的消息,速度快的所有人反应不过来,我们监视的人也没有回来。”

“影子呢。”他不相信没有一个人逃出来。

男人犹豫了一下,瞄了一眼玻璃窗上反射过来的冷眼,身子一缩,不敢再吞吞吐吐,“回陆总,大哥是逃出来了,可是还没有出那片地,突然就死了。”

“你跟我说突然?”

陆恒转过身,满眼的戾气,在这种前面有狼,后面有虎的境地,他每走一步都必须慎重考虑,支出去的人全都没有回来,对他虽然算不上是一个损失。

可是也变向的在打他的脸,心里也有些衡量,他似乎当时有些太过小瞧莫南尘。

当初莫南尘的爸那么厉害的人,不还是没有发现那些事情,他下意识的觉得莫南尘一个毛头小子更斗不过自己,看来是这件事他真的要重新考虑一下了。

“我,我,我们也不知道啊,就看到大哥突然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男人也是摸不着头,没有人近身的情况下是如何死的?

“活要见忍,死要见尸。”

陆恒不相信这么突然的事情,可能有原因。

“莫南尘的人已经把人带回去了。”男人越说声音低,不敢再看面前的人会是什么表情。

陆恒倒没有多生气,虽然影子用着是挺顺手的,不过他身边这样的人一抓一大,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只是这件事过于蹊跷,让他心里有些怀疑。

只是人被莫南尘给带走,他不好下手。

顿了顿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事情,问道,“除了夏之末还有没有一个女人过去。”

男人想了一下摇头,“没有。”

“行了,你可以下去了。”陆恒说道。

“是,陆总”男人怎么也没想到就这么被放出去了,还以为会受到一番责罚,正在心里心里沾沾自喜的时候。

——嘀

的一声闷响,他看到自己的胸口忽然多了一个洞,转身愕然的看着黑暗中一只枪还指着自己的方向,冒着一丝青烟。

可他再也没有机会看清楚,那个人的面容,直直的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