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色 > 资讯 > 夏之末莫南尘小说-主角夏之末莫南尘在线阅读

夏之末莫南尘小说-主角夏之末莫南尘在线阅读

时间:2018-12-21 15:26编辑:晓椿椿

最近朋友们都在找主角是夏之末莫南尘的小说,故事情节感动。芭比原著夏之末莫南尘是宠文给朋友们。夏之末莫南尘小说章节内容:“我能再那种地方将你救走,找得到你很奇怪吗?”舒琳琳翻下头顶的车镜子,照了照,自觉还觉得不错,对着镜子里浓妆艳抹的女人笑了笑,这才不紧不慢的将镜子合上。

夏之末莫南尘 第二百七十七章 性情大变

大家陆续出去,也没有人看一眼地上的人,更不敢去扶,被点名的男人也只是咬牙撑起来,一瘸一拐的离开。

脚步快要踏出门口的时候,身后响起一阵轻飘飘的声音,“为什么挨一枪,你心里明白。”

男人心里一凛,点了一下头,“属下明白。”

“下去吧。”风不语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头顶的射灯在他英俊的脸上打下一片阴影,唇角弯着似笑非笑的弧度,透着一丝说不出来的诡异与冷暗。

莫南尘能力再强又如何,绝对意想不到他为他们两个人准备的‘礼物’有多劲爆。

——

“跟丢了,怎么会跟丢了,明明就在前面……。”

陆欣然满眼的懊恼与不甘,她好不容易尾随到南尘的车子,却在一个拐角就把人给跟丢了。

等她再去找,根本就是大海捞针。

从下午找到晚上,夜幕降临,油箱开到见底,她还是没有看到一点踪迹。

陆欣然有些颓然的将两手锤在方向盘上。

滴——

一声汽车尖锐的鸣笛声在空旷的道路上显得那么刺耳,幸而周围并不是什么热闹的街区,并未引起别人的注意力。

做足了准备,都已经想好了所有可能,唯独没有想到会把人跟丢了。

她一个人不知道坐了多久,副驾驶室的门忽然响了一下,又恢复一片安静。

“跟丢了。”

陆欣然杀人的目光扫了过去,“你来干什么,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别以为你救了我,就可以对我的事情指手画脚。”

陆欣然眼中有审视与怀疑,到现在她都没有想明白,舒琳琳到底经历了什么,一下子从乖乖女转换成一个老练世俗的女人。

“不用看了,你不会想体会我经历过的事情。”

舒琳琳忽然倾身向前,左边嘴角上扬,朝她笑了笑。

陆欣然被她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虽然舒琳琳脸上好像真的在笑,眼眸里却毫无笑意,冷的让人心慌,“不要突然离我这么近。”

“你在害怕什么?”舒琳琳无所谓的耸耸肩,坐回位置,弹了弹指甲盖上不存在的灰,凉凉的说道,“陆欣然,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怕事了,在医院的时候,你可不是这种样子。”

陆欣然放在方向盘的手猛地攥紧,没有吭声,眼神却是闪过一抹凶狠。

她是变了,曾经自信,干练,骄傲的陆欣然早已被夏之末磨碎了,现在的她都快要任不出自己,可是他没办法控制,看着心爱的男人一点点走道另一个女人的身边。

是谁都无法做到吧。

舒琳琳也不急,等着她自己想明白,那一天她收到那个疯子的信息,就带着几个人过去,正好看到陆欣然一个人在吧台上喝闷酒,旁边已经空了很多杯子,坐都坐不稳了。

本来她是打算直接进去,想了想,心里忽然有了一个计划,跟身边的低语了几句,几个男人点点头,朝着陆欣然走去,搭讪调戏,俗套的戏码。

但对一个孤身的女人而言,根本没有反抗的可能,而她等着时机差不多了,顺利成章的救下她。

接下来的事情就跟预想之中的步调走了。

冗长的沉默在安静狭小的氛围显得那么密闭。

陆欣然的脸色阴晴不定,几经变化以后终于开口,“走出这一步,我就没办法回头了。”

“呵,回什么头,你看看身后还有路吗?”舒琳琳不知道是在嘲讽陆欣然,还是嘲讽自己,可能两个都有吧。

曾经的她不也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孩,追求着自己的真爱,最后步入了深渊,一步错步步错,更何况她从未后悔过。

这一切总要有一个了结。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陆欣然侧头看着她,“就像从一个人变成另一个人。”

“你是说脱胎换骨?”

陆欣然不置可否的点头。

“呵,一个人的变化那么有那么多的为什么,你没有狠下心,只不过是还没有达到你心里承受值。”

舒琳琳说着,顺手从口袋里翻出一包烟,动作自然的从里面掏出一根细长的烟,放在嘴边,点上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微眯着眼睛,将烟雾吞吐出来。

这个动作她似乎已经做过上千次,自然流畅。

车厢内的空间本来就小,两个人离得又近,舒琳琳的烟气直接喷到陆欣然的脸上,陆欣然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抹厌恶跟不喜,“不要再这里抽烟,很难闻。”

什么样的事情能让一个女人性情大变,她心里开始有些好奇了。

“刚开始有些难以接受,等你抽习惯了,其实也挺不错的。”舒琳琳从盒子里又抽出一根递了过去,眸光深深的看着她。

是啊,她也没有想过有一天也会拿起烟,做出自己曾经也非常看不上的事情,可是那段低迷的时间,没有抽烟,她或许已经崩溃。

而且抽烟又算什么,在那个疯子底下,她现在连吸白粉都会了,早已戒不掉那个瘾,所以才会不得不对那个疯子言听计从。

她还记得在尘土满地的破房子里,她像一只丧家之犬趴伏在地上,因为毒瘾发作颤抖着蜷缩的身子,仰望那个男人,祈求他给一个痛快。

他却轻飘飘的说道,“舒琳琳,我不会让你死的,死才是最后的解脱,我知道你家里有几个口人,住在哪里,当然你不在乎的话也可以选择死。”

顿了顿,用那双悲天悯人的目光俯视她,“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可以给你提供一辈子,只要你想。”

她还记得那个满满笑容背后的深深恶意。

至今让她颤抖,数次之后,她也分不清是为了家人,还是为了蚀骨般的毒瘾。

‘啪’的一声,陆欣然不客气的将那只烟打掉,“就算我走道这一步,我也不会像你一样堕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