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色 > 资讯 > 男女主角是夏之末莫南尘的小说-小说夏之末莫南尘章节阅读

男女主角是夏之末莫南尘的小说-小说夏之末莫南尘章节阅读

时间:2018-12-21 15:25编辑:晓椿椿

总裁文小说夏之末莫南尘,作者芭比著作,描写的故事情节精彩,主角夏之末莫南尘之间的情投意合总之很值得阅读。一起来看看吧!夏之末莫南尘小说精彩片段:男人还有些摸不着头脑,可是人家懒得解释,转身慢悠悠的离开,他再去看阿江,“江哥,你说气姐什么意思?”@&@!“不知道。”阿江作为一个钢铁直男更不明白凤七话语里的含义,面上还是一副死人脸。

夏之末莫南尘 第二百七十六章 不喜欢找借口

“知道了。”

预料之中的答案,莫南尘并未惊讶,将人放回去,也只是应证了他心中的猜想。

从他找到那个位置开始,就已经在别人的监控下。

那个人的死是必然的结局。

男人似乎没有想到莫南尘会如此云淡风轻,挂了电话以后,他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怎么。”阿江在旁边蹙眉询问。

他有些呆傻的回答,“少爷竟然没有生气,连责骂都没有。”

这一反常的行为让他心里反而有些忐忑不安,他宁愿接受一些责罚,也不想遭受精神下的折磨。

凤七瞥了他大惊小怪的模样,面无表情的问道,“声音如何。”

“七姐,你说什么?”男人有些反应不过来,接触到凤七冷漠的眸,立刻变得精神抖擞,复又挠了挠耳后。

想了想不确定的说道,“七姐不说我都没注意,刚刚大少爷的气息似乎有些沉。”

不像是生气的低沉,更下是剧烈运动以后的气息紊乱。

“你今天运气不错。”凤七耐人寻味的说了一句。

心里虽然很好奇,但死要面子怎么也不会跟那个可怕的女人开口,自掉身价。

莫南尘挂了电话,回到屋里,床上的女人已经快要翻到床下,修长白嫩的小腿挂在床沿,晃荡着,圆润可爱的小脚。

毫无防备的睡颜,很难想象一个醒着张牙舞爪暴躁的女人睡着了会像一个孩子一样单纯。

要是她醒着的时候也像睡着的时候那么听话就好了。*&)

不过那样的她也就不是原本的她。

人,还真是矛盾。

莫南尘刚躺下,伸手替她拉了拉被子指尖忽然一顿。

只见她几个翻滚,直接缩到了他的怀里,像一只寻求保护的小猫,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胸口,自己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又沉沉睡了过去。

男人淡漠的眸一下子软了下来,那是她醒着的时候永远看不到的另一种感情,叫做眷恋。

他只是停顿了几秒,长臂一展将他护在怀里,就像一头高傲的雄狮庇护着幼崽,充满了领地意识与危险。

另一边。

风不语摇晃着酒杯中琥珀色的液体,在昏暗灯光折射下,通透澄清,在配上他脸上漫不经心的笑容,本该是一个养眼又和谐的画面。

但在场的几个人连大气都不敢呼一下,全都秉着呼吸等着沙发上的开口,细细密密的汗珠凝聚成一颗水珠,从额头上滑落,顺着眼窝都快滴到眼睛里。

没有一个人敢伸手去擦拭,任由着脸上的汗水滴到眼睛里。

空气里弥漫着紧张气息,令所有人心里惴惴不安。

气氛到达了一定的点,风不语才慢悠悠的开口,“你们知道,我为什么把你们叫过来吗?”

所有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没有人敢吱声。

深怕这个出头鸟落在自己身上,原来风不语另一只空闲的手还把玩着一把黑色的4K手枪。

他们毫不怀疑,只要他不高兴,自己今天可能就无法走出这个办公室。

“都不说?那我就点名了。”风不语扬了扬嘴角,漫不经心的目光在所有人头顶掠过,最后停留在倒数第二人的位置。

“就你吧。”

没被点到名字的人全都在心里松了一口气,起码现在先逃过去了,二被点到名字的男人面色如土,又不敢不回答,强忍着头皮发麻的感觉,开口说道。

“风哥,这件事是我们的疏忽,我们没想到莫南尘还有一个后援,他的速度太快,我们根本来不及布置。”

‘砰’。

“啊——。”一声凄厉的吼叫声响起,被点名的男人捂着大腿痛苦的在地上打滚,喷涌而出的鲜血瞬间染红了洁白的毛毯。

众人心里全都咯噔了一下,面色不敢有半分异色透露。

风不语像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吹了吹枪口,一脸和煦的看着他们,“失败了就是失败了,我不喜欢听到这些借口。”

“那只会显得你们无能没用。”

躺在地上的人也只叫了一声,在疼也只是牙关紧咬,死命的摁住被打穿的位置,不让鲜血流失的过快,他相信只要他喊一声痛,哪怕是脸上流露出半分痛苦。

下场只会比现在更凄惨,跟在阴晴不定的男人身边这么多年,这是所有人总结以后的结果。

“以后该怎么做事明白了吧。”风不语眼皮半阖,扫在他们身上的视线像是寒风里的冷刀,凌厉直透心灵。

所有人全是异口同声的应道。“是。”

风不语脸上的表情一松,又变回那个带着浅浅笑意的少年郎,“陆恒那只老狐狸知道,影子是我们的人吗。”

“陆恒那边传来消息,只是发了一通脾气,并不知道我们已经安排人进去了。”

有人在旁边汇报。

风不语摇晃了几下酒杯,放在唇边抿了一口,神色意味不明,“舒琳琳那个女人跟陆恒的宝贝女儿对接上了?”

他说’宝贝女儿‘这四个字的时候充满了讽刺意味,他太了解陆恒这个人的性格,功利于心,女儿只不过是附加品,心里或许会有些亏欠,但在权利跟利益面前,这些所谓的亏欠,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不过这也省了他不少事情,女人的报复心理可是比男人还可怕,就不知道陆恒到时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会是什么感受。

“恩,舒琳琳那个女人是有些心机。”

汇报的人联想到那个女人的手段,后背也不禁跟着一阵寒凉。

“呵,所以说你们不要太小瞧女人,有的时候就是这种表面上看上去无辜又纯良的女人,最要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背后捅你一刀。”

就像夏之末,哪怕她想不起来,也掩盖不了她犯下的罪行。

说这话的时候风不语满眼寒凉与冷意。

“散了吧,把毯子换了。”他还有些洁癖,至于地上的人已经失血过多摇摇欲坠的快要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