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色 > 资讯 > 夏之末莫南尘小说免费章节-夏之末莫南尘小说阅读

夏之末莫南尘小说免费章节-夏之末莫南尘小说阅读

时间:2018-12-21 15:24编辑:晓椿椿

强烈推荐夏之末莫南尘,小说迷们肯定十分喜欢,是作者芭比所创,男女主角夏之末莫南尘的故事感人。小说迷们快来阅读吧!夏之末莫南尘精彩章节内容:南尘面色如常,除了额头早已覆盖上的一层薄汗,证明着他其实也并不那么轻松,凝聚的汗珠顺着他强健的胸肌,一路滑到他们两人紧密的契合处,最后交汇在一起。

夏之末莫南尘 第二百七十五章 镜子里映射的身影

“啊……你,你混蛋。”

夏之末脸燥的通红,这个男人也太无耻了吧,这种事情还怪在她头上,只是她的话没没有说完,男人猛力一撞,差点将她的灵魂跟着一并震出身体。

“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继续说啊。”

莫南尘嘴上让她继续说,下腰摆动的弧度却像是装了马达,平率快而深,夏之末只能哼哼着,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那双湿漉漉的水眸带着一丝哀怨直瞪着他。

可惜她忘了,男人在这种情况下,会更加受刺激。

莫南尘她因为欢愉而潮红的小脸,喉头微紧,虽然已经在心里告诫过自己,不能太过,,但开头哪有回头箭,何况又是许久没有沾过荤腥。

就好像一堆干柴点燃了星火,一发不可收拾。

说着点到为止的男人,从床上转战到床下,到书桌,到卧室的地毯,到抱着她上下颠着走了一圈。

男人古铜色的肌肤映衬着女人肤色奶白,娇弱可怜,身上不知道是流淌着自己的汗,还是对方的汗,那一波波的快感像是在她脑子里绽放的烟花,炫目而不真实。

两小时以后。

“不,不要了,我要受不了。”

夏之末开口的声音都是哑的,可见这两个小时她就没有停过求饶,只是面前的男人就跟吃了一斤春药一样,根本不知道疲劳。

不知道是那个混蛋说的,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

她真的离死不远了好吗。

“你不是还不满意。”

“我……我错了……”她都快哭了好吗,腰酸的反复要断掉,腿软的都快站不住地。

她哪敢不满意,她满意的都想杀人了好吗?

为什么每一次谈话的结果,最后都谈到了床上。

莫南尘简直有毒。

“还使性子吗。”

“不了,不了。”

虽然她都乖乖的回答了,可是只要看着她粉扑扑的小脸伤即享受又痛苦的表情,他就忍不住想要更用力的蹂躏她。

男人血液里充满了兽性,见她越求饶胯部进出的速度越快,肾腺素直据飙升。

“乖,很快就好。”

他所谓的很快,又是一个小时以后,最后还是见她真的快要支撑不住了,良心大发,腰部快速摆动几下,闷哼一声,将所有的精华全部喷发进入她的身体里。

夏之末身子跟着一阵颤抖,急速的快感将她推到另一个高峰,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终于结束了。

心里轻松了,身体的疲惫慢慢涌了上来,夏之末连手指都不想动一下,任由男人抱着她走进浴室内,以前非常喜欢的超大浴室镜,映射着两个人赤条条的身躯。

修长结实的大腿,走动间肌理分明,充满了力量与美感,翘臀,窄腰,宽背,所有男人想要拥有的完美身材,他都有。

一丝不苟的碎发已被汗水浸湿,散乱的垂落在耳后,让他看上去狂肆而邪魅。

不得不感叹造物主的不公平,人与人的差距怎么可以这么大,有颜,有钱,还有能力,简直就是上帝的亲儿子。

不经意间的一瞥,男人两腿间虽然已经交过公粮的某物软趴了下来,但那个尺寸也足够可怕。

只是一眼足够她羞于见人,索性闭上眼当做没有看到。

妈耶,她竟然从那么恐怖的物体下活下来,真是不容易啊。

“对你看到的还满意吗。”莫南尘低哑的声音忽然响起。

夏之末身子僵了僵,当做没有听到,脸上的温度却急剧上升,在心里不知道骂了他多少遍,无耻!不要脸!

她以为闭上眼含就可以逃避,殊不知莫南尘早已将她的表情看入眼底。

念在她身体还没有恢复,并没有在对她怎么样。

给两个人洗了澡,替她擦干了水迹,将她轻柔的放在床上,整个过程,夏之末已经麻木了,大有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更羞耻的事情都坐了,被人摸几下,看几眼都已经是毛毛雨了。

不一会儿夏之末听到浴室里又出来一阵哗啦啦的流水声,这本该是一个逃跑的最佳时期,现在她连蠕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枕着柔软的枕头,眼皮子开始发沉,犯困,犯懒索性闭闭上眼睛,头一歪,不到一分钟就睡着……

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她发现莫南尘头顶着两个脚,手里拿着一把黑叉子,后面还有一条晃动灵活的尾巴,就像恶魔之子,而她被绑在十字架上不能动弹。

看着他把烤炉,架子支上,烧好炭,将烧烤的东西全都摆了出来,对着她不断点头。

梦外被他折腾,梦里还逃不掉。

如影随形。

莫南尘冲完澡出来,就看到某人已经睡着,眉头微蹙,小声的嘟囔着什么。

脚步微顿,俯身靠了过去,终于听清楚她一直重复的一句话。

“不要吃我,我不好吃。”之类的话。

莫南尘嘴角微勾,拉过被子替她盖上,如果她醒着一定会看到他眼中淹没一切的温柔。

突然地上传来一阵震动声,床上的女人眉头立刻拧了起来。

莫南尘看了一眼落在地上的裤子,起身过去捡起来,将口袋里的手机掏出来,裤子又一次掉在了地上。

看了一眼屏幕上闪烁的名字,眼神沉了沉,侧头看了一眼还在呼呼大睡的女人。

拿着手机走到了卧室外的落地窗,接通了电话。

目光早已不复先前的温柔暖意,冷冽而锐利,“说。”

“少爷,那个人在半路就被人弄死了。”

电话那头的人声音紧绷懊恼,他已经足够小心,甚至故意让人走了很远,才一点点的跟紧,但是就这样,还是被对方的人发现,先一步将人给弄死了。

对方根本就是故意戏弄他,才把人打死。

他们本可以直接就把人弄死,却要让他跟大了一般踩动手,对于一个侦查出身的人,简直就是莫大的耻辱与难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