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色 > 资讯 > 主角是夏之末莫南尘小说-夏之末莫南尘芭比免费阅读

主角是夏之末莫南尘小说-夏之末莫南尘芭比免费阅读

时间:2019-06-10 16:32编辑:晓椿椿

浪漫爱情夏之末莫南尘小说男女主人公是夏之末莫南尘,芭比著作。章节内容是宠文。男女主人公夏之末莫南尘发生的如胶似漆,夏之末莫南尘精彩片段:莫南尘见她眼神心虚,不自然就明白她根本什么都没有听完就跑了,有胆子偷听竟然没胆子看完,就因为这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情,给他摆了这么久的脸色。他真不知道是应该笑还是气了。

夏之末莫南尘 第二百七十四章 差一点就‘缴枪投降’

“混蛋……唔……。”

夏之末趁着他移开的空档想要大骂,莫南尘似乎早有预料,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又将她喋喋不休的小嘴堵上。

男人幽暗的眸中闪过一抹微光,这张小嘴要是不说一些气人的话就更好了。

一吻结束,莫南尘除了那双炙热的仿佛要将她吞没的黑眸,面色依然一派气定神闲,“现在可以冷静下来听完说话了。”

“……。”让人冷静是这种办法吗!

夏之末想要抓狂掀桌,想想自己还在人手下,不情不愿的点头。

望着那双闪烁着水光的杏眸,红润饱满水润的小嘴轻咬,莫南尘只感觉下腹一紧,望着她的目光更加有侵略性。

他缓了缓,才开口,“我跟她早就没有关系,至于你看到的都是她想给你看到的画面而已。”

“你敢说,她没有抱你,你敢说,你当时没有推开而是任由她抱着。”

她在意的并不是陆欣然的搂抱,而是他的不拒绝。

莫南尘垂眸睨了她一眼,“你又怎么知道我没有。”

“我……。”夏之末想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她只看到陆欣然扑到莫南尘的怀里,之后的事情她那里还有心情看。

还不小心撞到了别人,这都怪他。

“我不管,那也是你不对,你要是不给她机会,她能扑到你身上吗?”女人不就是有无理取闹的资格吗。

还有她也不是完全因为这件事,陆欣然只是一个导火线,他们两个隔着的不只是一人,而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沟壑。

是他一手建造的围墙。

“你是在暗示我不够卖力。”莫南尘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沙哑。

夏之末哪敢跟他对视,趁着他不注意将他的手用力一抬,从他腋下迅速翻滚几圈。

只有一个目的逃命去也。

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她还没有跑出去两步,后领被人一提,她翻滚的姿势好像卡带,一下子定格在床沿。

真的,只要她一咬牙一翻身,两只脚就可以到地板了。

“嗯,动作很快。”莫南尘戏弄的说道。

夏之末耳根子一热,恼羞成怒的喊道,“你快放手,莫南尘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你不能够这么对我。”

该死的男人,反应弧这么快,她明明藏的很好,他怎么看得出来。

“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夏之末如果转头一定会看到男人眼中的笑意。

她决定装傻到底,“你说什么,我不懂,我真的困了,有什么明天再说。”

“做错事的人,没有资格讲条件。”莫南尘直接将人提了回来。

请注意这个‘提’字,不是挨着床拉回来,而是轻松的将人拦腰提了回来。

好了,后路都被人给截了。

夏之末看怪物似的瞪着他,这个男人还是人吗,怎么说她也快一百斤的重量,他就这么拎着她上去。

“莫南尘,你干什么,我不是货物,你给我松手,混蛋。”

她不要面子的啊!

“嗯,你能自己跑,我知道。”莫南尘面不改色的将人拎到了身边的位置,松手,怎么可能,兔子跑的多块,他是知道的。

夏之末见逃不掉,偷偷瞄了一眼莫南尘的表情,暗暗吞了一口口水,她怕是活不过明天的太阳了吧。

这男人眼神实在侵略意味十足,让你明显的感觉到他此刻的想法跟用意。

莫南尘也不在意她东瞄西看,想要找机会逃跑的模样,他决定以他的想法来让她知道,‘犯错’的人会有什么样的惩罚。

然后夏之末就看到,莫南尘当着自己的面,将衬衣的扣子一个一个解开,速度缓慢而又优雅,却又带着致命的诱惑与慵懒。

敞开的衣扣,完美的展示了他的身形,犹如古希腊的雕塑,每一分肌理都恰到好处的展现了一个男人该有的力量与野性。

视线再往下移,是男人低调奢华的皮带,黑色的西装裤鼓起来一个大包……。

“你在看什么。”男人邪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吓得夏之末一抖,眼睛立刻闭了起来,死不承认,“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这个男人的结构还是亚洲正常尺寸吗?虽然不是第一次使用吧,但是每一次看到她都会觉得害怕与心理抗拒。

毕竟她是一个正统的亚洲女人,身形娇小不堪重负。

莫南尘悦耳迷人的浅笑溢出唇间,沙哑的声音似乎勾人的春风,“难道你还想看什么。”

“……。”谁要是说莫南尘是个淡漠面瘫的人,她一定打死那个人,在她面前莫南尘活活脱脱一个情场调情高手。

隔着单薄的布料,两个身体不避免的摩擦到一起,身下那不断壮大的物体顶着她的敏感部位,时不时的来回摩擦,快要将她逼疯。

夏之末颤抖着声音带着一丝求饶,“有话好好说,能不能先让我起来啊。”

“不能。”

莫南尘的耐心已经消磨殆尽,干脆利落的将两人的衣服脱掉。

与其说是脱,不如说是粗暴的将她的裙子撕裂。

一股凉风吹过,夏之末身上细小的汗毛跟着根根竖立。

忍了许久的男人终于憋不住,低头再次封住她柔软的唇,大手不断在她的柔软上流连抚弄。

夏之末整个人都崩了起来,想要拒绝,可是他根本不给机会,早就将她吻的七晕八素。

莫南尘见她也有些意乱情迷,将她的腰抬了抬,对准位置,窄腰一沉,顶了她最柔软的深处。

夏之末娇呼一声,整个人都软了。

“禽兽!”

“嗯?禽兽,呵,看来我不做一点禽兽的事情,还对不起你说这句话了。”

莫南尘难得一次说着长一句话,做了是禽兽,不做是不是禽兽不如?

他自然是要证明一下自己的‘能力’。

夏之末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男人粗重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胸前,两点茱萸寒风中绽放,身体本能的紧绷小腹下意识的收紧。

一声不轻不重的闷哼从莫南尘喉咙里发出来,“你是想夹死我吗?”

差一点他就要在这个小妖精手里缴枪投降,还没有开始就结束那是对一个男人极大的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