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色 > 资讯 > 悬壶军少小说-主角许逸万婧在线阅读

悬壶军少小说-主角许逸万婧在线阅读

时间:2019-06-10 16:30编辑:晓椿椿

最近你们都在找男主和女主是许逸万婧的小说,故事情节曲折。大盘鸡原创悬壶军少是伦理大戏给你们。悬壶军少小说章节内容:在和许逸第一次碰面的时候,就已经把自己的过去告诉了许逸,冷清月的过去在许逸的面前不是秘密,在小的时候,就亲眼见证这冷天的冷血一面,他杀了自己的妻子,杀了自己的兄弟,冷清月这才要离开他。

悬壶军少 第八十八章 我不要你出事

火热的气流,在自己和冷清月接触的那一瞬间,身体力男人的感觉瞬间升级,可是,几乎是同一时间,一股冰冷的气息又在自己的身体里面翻涌而起。

要说在和女人要发生一些事情的时候身子发热那是可以理解的,可是这冰冷的感觉是从哪里来的?

最让许逸没有办法理解的是,这冰冷的气息还和这火热的气流给杠上了,直接对干,让自己浑身难受。

在又一次被冷清月深吻住的的时候,许逸身子一阵激动,接着便是潜意识的配合着,双手将她环抱住,两人纠缠在一起。

果然,又是这时候,身体里面再一次出现了冰冷的感觉。

许逸无奈,只好松开冷清月。

这时候,许逸看见的的冷清月脸上也是一阵诧异,两人四目对视,说不出的百思不得其解。

“刚才是怎么回事,你的身子那么冷?”冷清月皱着眉头,双手抱着许逸的脖子,眼睛里出现了一丝担忧,问道。

在听见许逸的那句话之后,冷清月心里顿时暖暖的。

他没有想着要和自己做哪些事情,他想到的是自己的安危,他是因为知道自己要和冷天发生对战,才赶来的。

这个男人心里想着自己。

从来就是孤身一人,身为大姐大,更是没有什么人敢接近她,没有父母的爱,冷清月此时得到许逸这样的关心,心里连绵起伏的,尽是感激。

许逸看着冷清月无奈的摇摇头,说道:“我也不清楚,但是一定有原因,这就是刚才我晕倒的原因。”

冷清月顿时脸上愁容散开,紧紧的抱着许逸。

“我不要你有事,你是我唯一的依靠,你知道,没有你,就不会有我的现在,我早就被那该死的混蛋给杀了,你……”

冷清月抱着许逸,身子颤抖着,眼睛已经被泪水噙满,

许逸听着这句话,刹那间也是精神起来,远在自己在她的心里已经这样重要了。

“你放心,我没事的。”许逸安慰了一句,松开她,伸手轻轻的抹掉冷清月脸上的泪水。

到了今天,竟然还要杀了自己。

……

许逸的事情这样也就放下来了,许逸这才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连忙拿出手机,果然,王八已经发来了短信。

“楚寒后院着火,行动暂时取消,冷天为了表示自己的态度,让我带着一帮兄弟来到楚寒身边。”

“一个身穿黑色夜行衣的女人出现在楚寒的别墅里,现在黑蝴蝶和她大战,女人的脸被她自己遮挡住了,看不见,但是黑蝴蝶说这是白蝴蝶,应该不会有什么错。”

“白蝴蝶被打伤了,至于为什么会输给黑蝴蝶,目前还不清楚。”

……

一连串的消息,几乎是隔着半个小时就会有,每一条都让许逸表示疑惑。

此时抱在这许逸,躺在他胸口的冷清月却是一脸的笑容,似乎这件事情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许逸笑笑,问道:“你这妖精,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冷清月得意的笑着,看着许逸,说道:“也不是早就知道,在你来之前,我正打算着急人马的时候,一个部下汇报告诉我说白蝴蝶出现在楚寒的别墅中,杀了一守卫,然后我就知道,今天冷天是无法行动了。”

许逸点点头。

但是,他还是不清楚,为什么可以断定那是白蝴蝶?不能是别人?

刹那间,许逸的脑子里出现了一个身影,整个人都紧张了,好在自己还能镇定下来,并没有明显的表此案出来。

白蝴蝶?

夜行衣?

难道是她?

“怎么断定她是白蝴蝶?”

许逸接着就问道。

冷清月脸上的得意之情依旧没有散去,总算是有这个男人不知道的,在他面前,总算是有一点得意的本钱了。

“别人或者清清楚,但是黑蝴蝶一定知道那就是白蝴蝶,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绝对的密切,知道彼此习惯,同样的,我手下的探子也是专门研究鸳鸯针的,所以自然能够清楚的断定,那就是白蝴蝶,只是,我也想不明白,今天为什么白蝴蝶会输给黑蝴蝶。”

冷清月说道。

至于这个问题许逸还不急于想知道,自己心里最关心的还是那个身穿黑色夜行衣的女人。

心里想着雪儿没有理由会欺骗自己,那么,这个白蝴蝶是谁?

鸳鸯针之前是轩辕团的人这已经是不可磨灭的事实,那么这么说来,他们会打在一起,会是因为其中一个没有背叛?

“你现在应该是没有什么事情了吧?”许逸小心翼翼的看着冷清月问道。

虽然自己很不希望许逸离开,可是,也只能点头。

“我没事了,你先回去吧,家里还有一个女人呢,我知道那才是你家里的女人。”冷清月看着许逸,脸上的表情很淡定,恍若这就是一件吃不吃饭一样的事情。

听着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但是,许逸还是感觉到了一阵酸溜溜的感觉。

“你知道我和她的事情?”许逸问道。

许逸的话让冷清月无奈的笑笑。

“或者和你们没有关系的人不知道,你医院里面的其他医生当然也是不知道的,但是,我肯定知道。”

冷清月笑着,自己坐到另一边,看着许逸。

许逸点点头,只说:“那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情直接打我电话。”

说着,许逸转身就离开,这个时候自己犹豫的时间越长,就越让这个女人不舍。

看着许逸离开的背影,冷清月还是一阵失落,心里有种恍然若失的感觉,但是很快就释然了,这么多年那一天不比现在不堪?

重新回到泳池里面,冷清月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走进泳池里面,双手抚着自己,脸上出现了一丝淡淡的忧伤。

许逸将车子停在别墅的停车场里面,接着便是开了门走了进去。

屋子里面没有打开灯光,只是角落里面的一个小台灯亮着,一个女人的身影出现在沙发上,淡淡的灯光让雪儿的身子显得一阵朦胧。

许逸和往常一样走了过去,在她对面坐下来。

“你这是在等我回来吗?”许逸看着雪儿问道。

今晚的雪儿穿着一件粉色的睡衣,和之前自己看见的她影响完全颠倒了,一个能够追着一帮杀手,也能用银针杀死一个人,这样的女人,竟然穿着一件粉色的睡衣,这反差实在是太大了,不过还是很和谐,因为雪儿很美。

“你想得美,我会想你?这个给你,我已经帮你看过了。”雪儿瞪了许逸眼,然后将手里的一个信封递给他。

帮我看了?

还说的那么理所当然!

“不带这样的,都是什么?”

许逸说着,拿起信封,封面上写着是老爷子的署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