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色 > 资讯 > 男女主角是李西子香香小说-我当阴阳先生的二三事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是李西子香香小说-我当阴阳先生的二三事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时间:2018-12-06 17:09编辑:面包人

史诗级小说《我当阴阳先生的二三事》,作者是国产欧巴,主角是李西子香香这本小说高潮惨烈悲壮,结局悲怆苍凉,精彩片段:这还是我头一回,体会到什么叫做母爱,原来被一个母亲,在外人面前夸奖,是一件如此美妙的事情。

我当阴阳先生的二三事 第15章 弹弓不见了

秀秀是连叫都没来得及叫,便一命呜呼了。

我与大宝在房顶上看的是一清二楚,我见惯了各种场面,这目睹人杀人还是头一回。

我吓得不轻,转头去看大宝,此时的大宝脸都吓白了,这双脚啊,不停地打着哆嗦,听着动静儿越来越大,我表示很惊慌,这要让房间里的赵八皮听到了,那还得了,纵然我使出浑身解数,也不可能瞬间就从房顶上逃走,若让这赵八皮逮个正着,那我和大宝,就成了这赵八皮的眼中刺肉中钉了。

事与愿违,想什么来什么?

就在大宝起身与我打算下房顶的时候,大宝脚下一滑,愣是将一块碎瓦,给弄进了瓦洞。

只听房间中正在处理秀秀尸体的赵八皮怒吼一声“谁在房顶上?”

谁还敢回答他啊!我跟大宝上了榆树就往下滑,等成功抵达地面,在外等候的香香,已经靠在旮沓角落里睡着了。

我抱起她,跟着大宝就往别处跑,待彻底跑远了,我才把醒过来的香香放下。

香香很是不解,她伸手替我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后,就问:“西子哥,你们是不是干什么坏事了?”

“我,我们看到?”

“大宝。”

这大宝心里藏不住秘密,眼看着他就要把事情昭告天下,我一嗓子,就把这管不住嘴的大宝给吓懵了。

大宝嘿嘿一笑,也变聪明了,继而就跟香香解释说:“我们捉了一条菜花蛇从房顶上丢到了赵八皮的床上,把那赵八皮吓得是屁滚尿流。”

“哈哈哈,这是真的吗?你们可真坏。”

香香也没什么心眼,让这大宝给逗得都快合不拢嘴了。

很显然,这才是我想要的结果。

香香性子纯,是万万不能让她知道赵八皮杀了秀秀的事情,这件事儿,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危险。

我们三人也没敢在外多逗留,这个时候回去,刚好能吃上夜宵。

夜宵是给唱歌还有吹喇叭的丧乐队准备的,再者呢!就是第二天,要抬棺材上山的人,他们得留足了力气,才好干活。

回去后,李婶的状态好了很多,知道出来跟村里的女人们谈心了。

李婶见着我,格外亲切的将我拉到身边问“西子啊!你跟栓子年龄相仿,你要是不嫌弃,就认我做个干娘吧!”

“干娘,其实在我心里,我已经把你当成家人了。”

李婶顿时就愣住了,随后又哭了起来。

“你们看,我就知道西子是个好孩子。”

李婶,不对,是干娘,我该叫她干娘了。干娘哭着跟周边的女人夸我怎么怎么好,怎么对栓子好,点点滴滴,都是与干娘相处以来的每一件事儿,难得干娘还记得。

干娘说着,周围的女人们也纷纷向我投来羡慕的目光。

“干娘,栓子走了,还有我,咱们就算没有干娘这一层关系,我们还是亲戚,以后,只要有我李西子一口饭吃,就绝对有干娘一口汤喝,栓子无法完成的事情,我来做。”

我拍着胸膛,冲着干娘保证,干娘一听,哭得是稀里哗啦。

她这一哭,连我都有点被带动了。

朝着周围的女人们使了使眼色,她们该劝的劝,该说的说,毕竟呀,干娘现在也是有儿子的人了,有人给她养老,有人给她尽孝,她要再哭,就对不起老天爷了。

干娘是个听劝的人,待情绪稳定后,我就让几个婶子带她去吃饭,她都好几顿没吃了,明个栓子上山,她哪里还有什么力气,要是再哭,还不得力竭而死。

方才光忙着和干娘热络了,一转眼,就不见大宝跟香香了。

我满院子找他们,最后在乐队后台发现了这俩人。

他们正在捣鼓人家乐队的电子琴,你按一下,我按一下,又互相冲彼此笑笑,额,这个角度看他们,我怎么觉得像是两个傻子呢!

走到两人跟前,说:“夜宵开始了,你们不打算吃点。”

“夜宵?猪蹄还有吗?”

玩的起劲儿的香香,一听到夜宵二字,就跟浑身打了鸡血一样。

“猪蹄每个桌子都有份儿,你?”

还不等我把话说完,香香一溜烟就跑到了摆桌的院子里。望着香香在各个桌子上搜刮猪蹄,我是真想把自己打成猪蹄。

我个人感觉,香香的大小已经很宜人了,但,当她听我说,猪蹄能促进某个地方的发育后,她就成为了猪蹄的挚爱份子,只要有猪蹄的地方,没有她香香,那就不叫完美了。

长叹了一口气,胳膊突然一紧,转头就看到大宝眼泪汪汪的看着我。

“西子哥,我,我对不起你?”

“怎么了,一个大男人,咋就那么喜欢哭鼻子呢!”

大宝一抹眼泪,干脆从地上站起来,将裤子两边的口袋也都翻了过来。

“西子哥,我的弹弓好像落在赵八皮家的房顶了,这大堰村,谁不知道我大宝喜欢打鸟,行走爱带个弹弓,这要让赵八皮看到了弹弓,不得扒了我的皮。”

大宝越说越委屈,我这人啊,见不得女人哭,更见不得男人哭。

“你先冷静点,也许是爬树的时候掉到下面了。”

“我倒希望是,要不,我们再去看看吧!”

大宝拉着我的手,整个人犹如蔫了的喇叭花。

我点了点头,跟大宝从乐队后台绕到了一条小路后,便直奔赵八皮的家。

这次行动,是万万不能再带香香了。

这一边走,我整个人就感觉心神不宁的,大宝也是的,路挺好,他走平路都摔了好几次。

走着走着,身边的大宝突然停下了步子。

“西子哥,假如有一天我让人害死了,你会不会替我报仇?”

“会,我会让那人万劫不复。”

“谢谢你,西子哥。”

大宝头一点,心情也稍稍好了些。

我不明白大宝为什么要问我这样的问题,如果他是在担心赵八皮的话,那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他,兔子逼急了照样咬人,他赵八皮敢动我李西子的人,就要做好被我咬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