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色 > 资讯 > 李西子香香是哪部小说-我当阴阳先生的二三事小说阅读

李西子香香是哪部小说-我当阴阳先生的二三事小说阅读

时间:2018-12-06 17:08编辑:面包人

超一流作家国产欧巴的都市情欲小说《我当阴阳先生的二三事》无删减,讲述主角李西子香香之间禁忌情欲故事,让人血脉扩张,下面推荐一些精彩片段:扎进水里,将栓子捞了上来,顿时,河岸上便响起了香香那特有的尖叫,以前觉得香香哪里都好,就是哭也别有一番韵味,只是今天,香香的尖叫却要比鹧鸪鸟更加让人觉得凄哀。

我当阴阳先生的二三事 第12章 栓子死了

跟着香香到了她洗衣服的地方,香香指着飘到河中央的那一抹红晕惊讶道:“呀!都飘那么远了,算了,西子哥,一件肚兜而已,我不要了。”

香香嘴上说不要,但一双好看的杏眸却一直盯着肚兜飘远的地方暗自神伤。

我猜这件肚兜对香香一定有着什么特殊意义吧!

活动了一下四肢,脱了上衣一咪子扎进了水里,一边快速的在水里游着,一边还能听到岸边的香香在冲我咯咯笑。

“西子哥你真厉害,不仅会驱邪,就连游泳都是这么的帅气。”

听见香香的夸奖,我的一颗心都仿佛要蹦跶出来了似的,又一咪子扎进水里,冰凉的河水让我清醒了不少,我跟香香的姻缘只怕是艰难无比,昨日我就替自己算过一卦,香香是我的大好姻缘,但香香最好的姻缘却不是我。

“西子哥,肚兜飘到下游了,你别再往前去了,危险?”

岸上传来香香的惊叫,回过神儿后,就看到本来触手可得的肚兜早已飘到了十米开外,此时,正顺着湍急的河水不断的往远处飘去。

为了香香,拼了。

深吸了一口气,我便顺着水流往下游迸进,在一处河流分叉处,眼看着就要抓住肚兜了,我的两条腿不知让什么东西给缠住了,害得我是死活够不着肚兜。

一咪子扎进水里,本想看个究竟,这一看之下,没差点把我吓死。

缠住我双腿的不是什么水草,而是双脚让人绑了石头沉入水底的栓子,这时的栓子早已经死了,他的皮肤让河水泡得有些发胀,伸直了的手臂堪比电线杆,那一双让鱼虾啃食的只剩下枯骨的双手,偏偏抓住了我的小腿。

栓子啊栓子,到底是谁害了你,亏得我下水,不然你就是死,也死无全尸啊!

将栓子拖上了岸,已经有不少洗衣服的女人走了过来,继续追打赵富贵跟大宝的女人,也没了打人的心思,他们慢慢往我这边汇聚,等见着了死相恐怖的栓子,胆小的眼一闭就晕了过去,胆大的端起盆子就往村里跑,一边跑,还不忘叫喊“死人了,李婶家的傻儿子淹死了?”

“西子哥,栓子咋就死了呢!”

大宝红着眼圈问我,我摇了摇头,只想着,要是让李婶知道栓子死了,还不得随栓子而去,早前我还答应她,再给栓子好好看看,看能不能治好栓子的痴傻之症,没想到,栓子却早早的走了。

“嘿呦!真是晦气,要早知道河里有死人,我就不来看美女了。”

赵富贵嫌恶的退到一边,同时,不忘挖苦一番栓子,说什么,傻子终于死了,死了好,省得活着祸害李婶诸如此类的话,听到赵富贵这般丧心病狂,我是实在忍无可忍,攥紧了拳头,冲上去就给了赵富贵一拳,这一拳打在他的腹部之上,能明显听到其中一根肋骨,咔嚓断裂的声响。

即便我后悔对赵富贵下手,也知道他有一个惹不起的大哥,但我不能让赵富贵如此贬低栓子,栓子也算跟我一起长大的,他虽然傻,但心眼好,小时候,我也没少受到他的恩惠,所以,我不允许别人贬低我的恩人。

赵富贵断了骨头,躺在地上惨叫连连。

“好你个李西子,我大哥是不会放过你的?”

“是吗?正好我也有事找他。回去的时候,别忘了问你大哥,山上的尸体是不是他挖的?”

扔下这句话,我就跟大宝一起,抬着栓子的尸体就往村里去了。一路跟着的香香哭个不停,栓子、我、大宝、香香,小时候都是很要好的伙伴,就算香香讨厌栓子,那也只是栓子在身不由己的情况下,做了让香香讨厌的事情,要论起恨,香香真的不曾恨过栓子。

现在栓子死了,香香作为朋友之一,一定是最伤心的那个。

我们把栓子的尸体抬到了村里的祠堂中,闻讯赶来的李婶,哭的很是凄惨,花白的头发披在肩上,风一吹,仿佛苍老了几十岁?

“栓子啊!你快醒醒看看娘,娘给你炖了猪肘子,还放了你最爱吃的红糖,可黏糊了,栓子啊!你快醒醒?”

李婶哭的几度昏厥,围观的女人们,耳根子软的也让李婶的情绪感染了,纷纷跟着李婶哭。

“哎!李婶真是可怜,也不知道是哪个天杀的害死了栓子,明明知道栓子不会游泳,还往人家的脚上栓石头?”

本来只是一句发自内心的感慨,但是说这番话的女人已经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抬头去看站在大宝身前的女人,此人身材高挑,脚上还穿了一双红色的高跟鞋,身上的衣服也非常艳丽时髦,让人见了,一看就知道,这是混过大城市的女人。

这女人是谁?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盯着女人久了,女人微微一愣,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扭身就准备走。

“你给我站住,你是怎么知道栓子的脚上绑了石头的,还有,我可没说栓子是让人害死的?”

一声怒喝虽然没能叫住那女人,却叫那女人如狗一般,迫不及待的就想要逃跑。

但她忘了,这是在农村,穿着高跟鞋跑路还不如老太太那三寸金莲。

我从身后一把按住了女人的肩膀,女人转过身,明明恐惧已经写到了脸上,却还要死撑着跟我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你们村首富的?”

“啪。”

不等女人说完,恢复了些许理智的李婶红着眼眶,对准了女人的脸颊甩手就是一巴掌。

“西子问你话呢!你是怎么知道我家栓子的脚上绑了石头的?”

“你,你个老丑妇竟然敢打我?”

“啪。”

又是一巴掌,直把那女人打的七荤八素。

“你,你们?”

女人指完我,又去指李婶,让我想不到的是,我会因为这个女人辱骂李婶而出手打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