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色 > 资讯 > 我当阴阳先生的二三事李西子香香by国产欧巴小说免费章节

我当阴阳先生的二三事李西子香香by国产欧巴小说免费章节

时间:2018-12-06 17:07编辑:面包人

2018各大网站热推小说《我当阴阳先生的二三事》,是白金作家国产欧巴著作,主角是李西子香香小说情节婉转曲折人物关系最错综复杂,精彩片段:到了河边,太阳也已经升至头顶,围在河边忙忙碌碌的女人们,有的因为天气炎热,大都穿的十分轻薄,也正是穿的少,所以,才让赵富贵这号人物,每次都能大饱眼福。

我当阴阳先生的二三事 第11章 飘远了

很快,就看到那只超大号的绣花鞋,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了院落旁。它在院子里的一棵枣树后面来回踌躇,我与伢子叔还有大宝,则躲在房后的一个角落里,此刻院子里的一切尽收眼底。

我屏住呼吸,同时也让大宝和伢子叔尽量减少呼吸的频率。看那绣花鞋唯唯诺诺的样子就知道,它也一定在观察着附近,看有没有人。

我们躲的很隐蔽,又离它甚远,料它也察觉不到。

再等了一会儿后,那绣花鞋终于动了,它就像只老鼠,鞋尖的位置往上翘了翘,宛如一只正在觅食的大老鼠,是在嗅食物的气味。

但今天的主角却是绣花鞋,希望我们给它找的伴,它能喜欢。

大号绣花鞋很快便发现了马寡妇的绣花鞋,它步步紧逼,偏偏在我埋藏黄豆的地方停了下来,它再度往上翘了翘鞋尖,然后整个鞋子的前摆晃了晃,就跟一个受到妈妈指责,而不能吃糖的小朋友一样,拼命的摇头。

莫非马寡妇的绣花鞋不是它的菜,我的心是七上八下,然而,就在下一秒,那大号绣花鞋踮起脚尖,轻轻一跳,就跳到了马寡妇的绣花鞋上。

千钧一发之际,我一挥右手,让我围在马寡妇绣花鞋四周的黄豆噼哩叭啦爆裂开来,飞溅起的泥土几乎将两只鞋子埋进土里,我快人一步,冲上前,就将憋了许久的尿排了出去。

当尿液洒在大号绣花鞋上,顿时那绣花鞋滋滋啦啦的就冒起了白烟,白烟散去,它的鞋面已经变得焦黑起来。

找了个袋子将大号绣花鞋以及马寡妇的绣花鞋装到了一起,然后就跟伢子叔说:“找个地儿埋了。”

“埋了就不会有事儿了吗?”

伢子叔再三问道。

“嗯嗯,放心,它本身的阴气已经被我打散,而我又给它找了另一半,它何来闹事之说?”

有了我的承诺,伢子叔很快就去着手我交代他的事情。

经了此事,让我不得不相信一件事儿,村里不光大宝家、村长家、栓子家,房后让人埋了毁人气运的东西,甚至其他村民也遭遇了此等不公平待遇,至今尚被蒙在鼓里。

之前,在给大宝爷爷寻找风水宝地的事情上,有人将村里各家逝者的尸体给挖了出来,村长召开紧急会议,唯独赵家没来,据我所知,赵家这一家人最是喜欢看热闹,村里出了事儿少了他们,那可是比见鬼还要邪门的事情。

看来,还是得从赵家人查起。

隔天早上,我让伢子叔挨个去村民家房后检查看有无反常的东西,若有,便记下,直接上报村长。

至于我跟大宝,哼哼,那赵家的赵富贵,赵八皮的弟弟可是一个很好接纳的对象。

我与大宝出了村,一般这个点,村里的女人们、寡妇们,都喜欢到河边洗衣服,赵富贵除了爱当偷牛贼,还喜欢干偷窥的勾当。

相信在田间地头,或者哪个鲜为人知的旮沓角落里,我们就能找到这位人渣赵富贵。

“嘿嘿,西子哥,你看到村长家的香香了吗?她呀!往女人堆里一扎,简直就是天上的仙女下凡了。”

大宝指着在河边洗衣服的香香,一双眼睛恨不得贴到人家的身上。虽然大宝是我的好兄弟,但香香一直是我心中的刺,在我跟香香的事情没有拨开迷雾见着光明之前,我是绝对不允许别的男人觊觎香香,就是大宝也不行。

“有什么好看的,别忘了正事儿?”

推了一把大宝的肩膀,大宝只得收回心思,与我一起寻那赵富贵的身影。

找了一圈,什么也没发现。

大宝不由得气馁道:“西子哥,你说这赵富贵是不是没来啊!”

“不可能,他要不来,那母猪都能上树了。”

“去你的,说谁猪呢!两个小兔崽子别特么污染我美丽的观赏心情?一边去听到没。”

突然,头顶上方传来赵富贵那尖锐的声音,伴随着两颗松子的落下,不偏不倚的砸到了我的后脑勺。

我疼的哎呦一声,一抬头就看到那赵富贵躲在我们头顶的松树上。

他所站的位置视角极好,只是我没想到回回偷窥被发现的赵富贵,这一次居然比我们还聪明。

“赵富贵你下来,我有事儿问你。”

指着赵富贵,已经尽量压抑自己的暴脾气了,就冲他刚才那一下子,我完全有理由把他打成一个猪头。

“不下,别妨碍我看大美女。”

赵富贵嘴一撇,看着看着就把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香香。

该死的,又一个看香香的。

我一气之下,也不管是否会被别人发现我与大宝也在河边了,冲着还在辛勤洗衣服的女人们喊道:“大家快把衣服穿起来,赵富贵在偷看你们。”

这一嗓子惹得忙碌的女人们齐齐回头,个个的眼睛狠厉如刀,但是在看到我时,很快又把视线停留在站在我身旁的大宝以及趴在树梢上的赵富贵身上。

呵!难道我在她们的心中,是比君子还要君子的男人。

“又是赵富贵,还有刘家那死孩子,没想到也是个色狼。姐妹们,咱不能放过这两个混蛋。”

只见一个微胖的女人嗷的一嗓子,从地上抓了一把石子就往松树这边跑来了,与此同时,一个接着一个的女人往这边跑,很显然,她们这是要砸人呐!

我第一个反应过来,掉头就准备跑时,香香,软软糯糯的声音就跟着飘来了。

“西子哥,我的肚兜飘到河水深处了,你能把我捡来吗?”

肚兜?卧槽,这可是个好东西啊!

我点了点头,抬头去看香香时,她的俏脸已经晕染了一层嫣红,真是一个害羞的女孩子。

有了香香的邀请,我也不怕这群暴躁的女人了,跟在香香的身后慢悠悠的往河边走,至于大宝跟赵富贵,额,那杀猪一般的两道惨叫,应该就是他们发出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