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色 > 资讯 > 坏老人小说吴敏静李海章节免费阅读

坏老人小说吴敏静李海章节免费阅读

时间:2018-11-29 09:55编辑:面包人

众多书友讨论的小说《坏老人》小说阅读,作家是啊蛇,主角吴敏静李海小说非常好看,精彩片段:李海接过小孩,用手轻轻一逗小姗姗鼻子,乖乖,你看!李海大嘴一咧,紮一声吸引了小姗姗的目光。

坏老人

推荐指数:8分

《坏老人》在线阅读全文

坏老人 第3章

深吸了两口气后,吴敏静平静了心情,突然脑里浮现出刚才那场面,公公的肉棒那么真实的映入眼帘,好大好粗的傢伙,好像还有点黑,是光线的原因吗?对了!吴敏静突然一惊,他手里拿的不是今天换来下的内裤吗!啊!公公他怎么能这样!但突然一想到李海的辛苦,又想到他为了这个家庭而拒绝娶伴。

吴敏静有平静下来,想想也是,正常男人没点刺激怎么打飞机,估计他拿自己的内裤也是为了刺激一下自己吧。

内裤而已,又没什么,为了公公牺牲一点又没什么,吴敏静突然想开了,她理解李海的行为。

不过一想到以前公公是不是也是这样,那自己现在穿的内裤也被他玩过的吧。

吴敏静低头看向胯下不知道想什么……浴室里,李海的肉棒已经软了下来,不是射精才软,是被刚才那吴敏静惊吓到吓软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会这样,才第一次做就被吴敏静发现了。

本来李海没什么欲望的,但那天收穀回来,不小心看到儿媳整个乳房后,他心里就有点变了,一团小小的火苗燃了起来。

而后那天喝酒回去后,儿媳又帮自己脱鞋,小腿正还卡在她双乳中间,那种感觉简直爽番了!儿媳的乳房啊,那种柔软,温暖,三十几年都没有感受的李海突然抖了一下。

而且今晚吃饭时,两次看到儿媳的乳房,那涨得发青的乳筋,沉甸甸的乳房,看起来就像个木瓜一样,漂亮诱人!躺在床上的李海脑里全是儿媳的乳房,怎么也睡不着,他忍不住才起身走走,散散心中的欲望,可是等他看到浴室盆子里那条黑色内裤时,他再也忍不住了,那是儿媳的内裤!他捏了起来,鬼使神差的观察起来,以前帮儿媳洗衣服他都没这么仔细看过。

毛!内裤上居然有毛!李海颤抖着手指捏了起来,这条弯曲的毛发,黝黑油亮,一定是儿媳的阴毛。

一想到儿媳那张全村最美的脸蛋,李海突然心里一阵燥热,但心里又有一个声音时时提醒自己,那是自己儿媳!不能有这种不道德的想法。

但又有另一个声音在劝说,自己在背后龌龊的想想而已,没事,没人知道的。

是的,没人知道的!李海下了好大决心才把那条内裤放到鼻子一闻!骚!那是一股淡淡的尿骚味,他仿佛闻到了儿媳小穴的味道!这股味道却深深的刺激着李海的神经,后面的事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直到他用内裤搓撸着肉棒被吴敏静看到……一大早,李海沮丧极了,两只眼睛红肿,显然一晚没睡的结果啊,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的儿媳,自己第一次犯罪的思想竟然被逮个正着,实在丢人,实在无脸见人。

做好早餐后,李海低着头等吴敏静起来,吴敏静起来看到公公对着一桌美好的早餐低头,心想公公一定是对昨晚的事自责。

没错的,任何男人都会这样,打飞机竟然被儿媳看到,而且还是拿着儿媳的内裤去幻想打飞机,这脸面怎么搁得下。

吴敏静心里不由得一笑,这公公此时就像个小孩,知道做错事了,然后好好呆着等着妈妈处罚一样。

一个年迈的老头竟然这样姿态,实在有趣又好笑。

不过吴敏静昨晚也想开了,公公这样也是没办法的事,男人嘛,都是有幻想才有刺激,有刺激才会解决,才会有快感。

女人同样也会。

这很正常。

只不过对象是自己这个儿媳就有点不好了,但这似乎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吧,吴敏静是村里最漂亮的存在,很多男人意淫也是没有办法的啊,难道你还阻止别的思想?咳咳……吃饭……吴敏静最先开始吃饭,李海紧张的低头刨着碗里的饭,连抬头夹菜的勇气都没有。

吴敏静看得好笑,这公公实在太可爱了。

爸,吃肉。

吴敏静好心夹了一块丢李大碗公里,李海就像受到巨大恩惠一样,连连点头,好好……好……噗嗤!

吴敏静还真没见过公公这样,忍不住笑了出来,快吃饭!哦……李海听到笑声刚想抬头看,又被吴敏静喝了一句,连忙低头刨了起来。

等到最后吴敏静吃完了,李海还在低头刨饭,其实他碗里早就没饭了,只剩下几颗米粒,不过他不敢走开,因为他还没得到吴敏静的宣判呢。

他感觉到吴敏静在盯着他,一时心里忐忑不安。

唉……吴敏静深深歎了口气,这一歎让李海紧张得浑身一抖,碗筷都快拿不稳。

吴敏静不由得笑了,公公真是个老好人啊。

咳……我刚刚换了条……内裤……洗的时候别搞烂了……说完吴敏静已经缩回了房间。

她一关门就瘫坐在地上了,天啊,刚才自己真的对着公公说出那番话!这信号暗示实在太明显了!没事没事!为了公公而已……一条内裤不算什么。

吴敏静连连拍着胸脯安慰自己。

突然摇篮上小姗姗一闹,吴敏静心思一转就不在想公公的事了。

而客厅的李海呆了呆,这话是什么意思?刚换的内裤?别洗烂?嗯?等李海抬头时,吴敏静已经回房了。

她不怪自己!甚至还换了一条给自己!李海脑袋一阵轰鸣,这……儿媳竟然答应甚至还送内裤让自己玩弄?!发生了什么事!李海觉得脑袋不够用,一时转不过弯来。

他愣愣的走到浴室门口,果然,那盆子更有着一条红色的内裤!李海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蹲了下来,拿起内裤,内裤上还是温热的!显然是儿媳刚脱下来没多久!上面充满着儿媳的味道!那味道刺激得李海脑袋恍惚,突然他看到内裤中间有一道白色的痕迹,他靠近一看,一股更浓的味道迎面扑来。

李海立刻明白,那痕迹就是儿媳的淫水痕迹!天啊,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儿媳竟然留给一条有痕迹的内裤给他,而且还是刚刚脱来的!他再忍不住了,伸出一条粗舌在上面舔了一下……吴敏静刚刚喂完小珊,脸色也不红了,她觉得有些事不用明说,心里知道行。

用一条内裤让公公得到发泄,这也很不错。

然后趁着李军回来这时间,赶紧给他劝说一门亲事就好。

突然吴敏静想到了什么,她急忙跑了出去,心里祈祷公公不要看到那么快那条内裤啊。

然而已经晚了,等吴敏静沖到浴室时,刚好看到公公用伸头舔她内裤的一幕……两人又再次对视数秒后,吴敏静又缩回了房间,天啊!公公竟然在舔!那条内裤有昨晚和李军通话时自慰留下的痕迹,一时吴敏静忘了这事。

可是阴差阳错的却把这条内裤给了公公。

他在舔,吴敏静一想到公公拿舌头舔,就感觉像在真的舔自己小穴一样,她的下体竟然湿润了………………这一天吴敏静几乎都没出过房门,直到晚上了,李海在厨房喊了一句吃饭,她才抱着调皮的小姗姗姗走了出来。

两人对着一桌饭菜都没有说话,吃得静静的。

李海感觉非常压抑,他忍不住轻声说道,那……内裤洗了……吴敏静立刻顿了一下,哦一声后又继续沉默了。

李海见状也不再说话,低头刨饭。

然而小珊似乎看不惯了,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把两人注意力同时吸引过来。

你刚刚把尿没有」把了,尿完又喂了次才出来的。

哦,那应该是闷了,给我吧。

来。

小珊好奇的看着李海,李海又一次扮鬼脸,小珊姗终於嘻嘻笑了起来。

看着公公逗小珊姗,吴敏静心里突然看到温馨,她感到幸福,同时有着两个男人疼爱。

很快小姗姗睡了过去,吴敏静抱着小珊回去,刚到房门时,吴敏静停顿了一下,轻声说了一句,我刚刚又换了条内裤……李海顿时双眼直冒火光,当他抬头时吴敏静已经进房了,不过没关系,他快速的跑到浴室,果然!这是一条黑色的内裤,上面的余温更暖,味道更新鲜!噢!敏静!李海低吼一声,把这条内裤放到肉棒上面开始撸了起来………………两人的关系有了微妙的变化,但谁都没去说出口打破,规矩还是那样,每天晚上,吴敏静都会把换下的内裤放盆子里,而李海每天晚上等吴敏静进房后才出动。

但再也不见她出来了。

…………李军回来了,工程到了交接阶段,李军有两天假期。

爸,来喝,这是从那边带的酒,挺烈。

李军在饭桌上给李海满上了一杯,他知道父亲爱喝酒,喜欢抽几根小烟。

於是特地从工地那边带回来的。

行行了……李海用皱巴巴的手拍了拍李军,他看着这一杯充满爱意的酒,心里惭愧啊,儿子对自己那么孝顺,而自己却在儿子不在的时候拿着他老婆的内裤意淫,打飞机。

李海心里觉得对不起儿子啊。

儿子,我……我喝!」说完李海咕噜干完了,那一杯足足有二两多,来,再给我满上!爸,你慢点,这酒烈,会晕人。

李军满是担心。

晕什么晕,我早就犯晕了!呜呜……李海突然大吼一声,李军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从李海的表现看,他的父亲好像有什么心事解不开。

旁边的吴敏静看得仔细,她明白李海说的这句话的意思,他在自责,自责不应该拿儿媳妇做意淫对象,更不应该拿她的内裤猥琐,发泄。

这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男人啊,面对儿子的孝心,他内心罪恶感就更大,再大就会把他压垮,甚至会吐露原因。

这是吴敏静不愿看到的。

咳……爸,不要再喝了,好吗?」吴敏静一开口,李海转头看去,那是一张多么诱人的脸啊,但那是自己儿子的老婆啊!而自己这几天却疯狂的淫意她,猥琐她的内裤。

这一看李海更觉得自己有罪。

呜呜……我……我……李海刚想说出对不起儿子的话,却被吴敏静一把夺过酒杯,咕噜咕噜一下干完了这二两烈酒。

喝,你再喝我就陪你喝!看看谁最后先醉!吴敏静似乎很生气,一拍桌子,给我满上!她的脸色已经变红,酒劲上脸了。

啪!

这一声引起李海和吴敏静目光,只见李军满上了一杯,咕噜一声喝完了,还打了个嗝,敏静说得对,爸,要喝咱一起喝!

我……李海的目光从李军身上转到吴敏静这边,只见吴敏静轻微摇头,李海只能无奈歎了口气……一顿不和谐的晚饭就这样结束了,小俩口有好些日子不见,小别胜新婚,一进房门他们两也不顾什么酒气了,那个衣服脱得真快

噢!军!吴敏静躺在床上满足的呻吟一声,两人都没有前戏,脱光就干,李军肉棒早已经立杆,扛起吴敏静双腿就捅。

啪啪啪来得快,去得也快,在酒精的作用下,吴敏静高潮来得很快,而李军也很快就射了,两人都满足。

敏静,爸今天怎么了?怪怪的,肯定有什么心事,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李军眼光锐利,一下子看出了问题所在。

我也不知道。

吴敏静摇摇头,最近家里都很好啊。

是吗」李军疑惑了,既然没发生什么事,那爸今晚的模样也太奇怪了。

嗯,没发生什么事,是不是爸寂寞了,上次不是跟那就说了给你爸找个伴吗?你考虑得怎么样?吴敏静连忙转移话题,引开李军注意力。

哦,这个事啊,当然考虑过了,可附近却没有合适的对象啊。

估计一些单身的老伴这个时候也在外地的多,等过年看看吧。

过年?吴敏静一愣,过年好久啊!现在还是七月天……怎么?有什么问题?过年了那些外出工作的人才会回来啊。

那时人才多,到时给爸物色几个让他自己挑多好。

哦……随你吧。

吴敏静淡淡说道,现在到过年还长,自己和公公这种生活要维持到过年吗?敏静,我知道你关心爸,可这事也不能急啊,爸辛苦了一辈子,到老了还在为我们着想,作为儿子的总得站在爸的角度想想吧。

突然让他娶个老伴,我想爸肯定不会接受,要慢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