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色 > 资讯 > 主角是凌乔锦瑟的小说-小说名锦瑟迷心在线阅读

主角是凌乔锦瑟的小说-小说名锦瑟迷心在线阅读

时间:2018-11-19 14:19编辑:面包人

大热精彩小说《锦瑟迷心》,是文笔秀丽的作家思我匪存所著,主角是凌乔锦瑟清,小说内容让人意犹未尽,精彩片段:后面带过了十万头草泥马,她一定是被锦瑟这个恶魔给带坏了,所以她的思想才会变得这么不健康,越来越偏离的纯净的颜色,朝着黄色发展。

锦瑟迷心 第317章 男色惑人(2)

此时的凌乔大脑一片空白,奈何她使劲全身力气,也无法正常的运转。

她无助得就像是一个孩子,面对着坏叔叔,无力自救,唯有握着相框的手指在一点点地蜷缩使力,想要借助这相框给予自己一些支撑的力量。

手指紧紧地扣在相框的边缘上,指腹贴合在钻石上面,钻石边缘的棱角,正一点点地深陷入她的肌肤内。

骨指间渗出一道道白色的光泽。

正待她准备顺着男人的视线移动的时候,只见男人宛若雄鹰看到垂涎的猎物,一个迅猛的俯冲,直奔着目的地而去,就在凌乔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男人那张俊美无涛的脸庞蓦地埋在了她的胸口。

“嗯”唇齿间不自觉地溢出一声极致享受而又愉悦的轻哼声。

“嗯?”男人邪魅地抬起眸,那眸此刻浸染了的色彩而变得更加的蛊惑人心。

四目在不到十公分的距离间交汇、痴缠,若是有人在此时出现,必定会觉得这两双眼神间带了十万伏的电流,根本让人无法靠近,更不要说想要在两人间寻得一处落脚之地。

锦瑟的这一声带着疑问的嗯字,相隔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若是这时间是有形的,只怕已经是绕着地球十圈了。

哦,不,不是锦瑟反问的时间相隔的太久,而是凌乔的反射弧实在是太长了,长得以至于心在完全断了篇了,她真的已经完全联想不起来,刚才锦瑟到底是问了她一句什么问题了。

“不想回答?”锦瑟狭长的眼神中满是捉弄的神色,声音中带着满满计谋得逞的威胁的味道。

这哪里还有一点点外界闻之色变的狠戾倨傲的形象啊?

到底有谁能告诉她,哪一个才是真正的锦瑟啊?到底那让人闻风散胆的撒旦的气息是什么鬼啊?

凌乔在心底里不住地抗议,但是她感觉此时的自己就像是别人笼中可怜的小白兔,完全没有逃脱的机会嘛。

“呵呵。”正所谓身手还不打笑脸人呢,凌乔觉得自己此刻笑绝对是最正确的选择。

再搭配她这副清纯可爱、呆萌迷惑人的外表,请允许我小小的自恋一下,凌乔在心底里小声地道,应该能够降低锦瑟的警觉性,到时候再瞅准一个机会,逃脱他这危险气息的势力范围,应该就可以安全了吧。

“还是故意勾引诱惑我?”

这世界到底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是非黑白之分啦?

明明是他先勾引的她,是他在用他那该死的男色诱惑她,为什么到了他这里反倒变成了一切都是她的错了呢?

“开,开什么玩笑,我,我为什么,要去诱惑你啊?”

对他,她还需要诱惑吗?

突然的一句话就这样毫无预警地闪现在了他的脑海当中。

“真的不是在诱惑我?”嗓音戏谑,魅惑人心。

“嗯”凌乔似乎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更是因为心底里没有了底气,将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宛若风中的柳树,甩动着秀长的黑发,飞舞在了空中。

“真是个爱撒谎的孩子。”突然锦瑟的声音变得异常的温柔,就像是一个慈爱的父亲对孩子最轻柔的斥责。

凌乔完全搞不清楚锦瑟这突来的变化到底代表着什么,蓦地停下了摇头的动作,抬起柔弱无骨的手指,想要撩开遮挡住视线的发丝。

手指还未落下,便又听到了锦瑟的声音,他说,“不乖,该罚。”

凌乔感觉自己的咽喉处干哑得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她张着嘴做着无用的动作,似乎想要能够从空气中汲取到一丝丝的水分。

凌乔再也承受不住心底内一波胜过一波的宛若岩浆一般喷涌而出的热度,她的身体宛若一滩春水一般瘫软在了真皮座椅内。

就在座椅在身体重量的作用下,往后面滑动的时候,及时地被一个突然的外力顶住,凌乔虚幻地仰起下颌朝着头顶上方迷离地凝去,却看到一张魅惑人心的邪肆的脸庞正在距离自己不到五厘米的地方。

只是一个轻轻的仰头,他灼热的气息强势而霸道地喷洒在她的脸颊上,凌乔的眸底突然旋起一抹餍足的旖旎色彩。

锦瑟又怎么会放弃这样的机会呢,一个猛然俯冲,张嘴直接含住了凌乔的唇瓣。

凌乔纤弱的手指原本是紧扣着相框的边缘,此刻在锦瑟的引领下,手指上的力度在一点一点地松开,最后闶阆一声沉闷的响声在铺设着真皮的办公桌上响起。

这轻轻的一响完全没有干扰到两人直接互相汲取甘甜的举动。

仿佛时间正在无限制地拉伸,一秒钟被拉伸成了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那么长,凌乔的动作也随着这拉伸的时间,在空中缓慢地划动着,最后她颤抖的指尖触摸到了紧实的肌肤。

顺着灼热的肌肤,一点点地向上,最后没入到了那被发蜡仔细打理过的发丝间,手指无意识地用力攥成了拳头,拉着锦瑟的头发向自己更紧地拉近。

这无意识的动作,对锦瑟来说无疑代表了无声的邀请,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是有成千上万只的蚂蚁,一起钻入,骚动着他的每一根神经,让他的自控力瞬间在心底里崩溃。

漆黑的双眸染上了野兽的绿光,他低吼一声,一把抓住真皮座椅的一边,将凌乔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面向自己。

此刻的他宛若一头发疯的雄狮,亟待果腹的满足,而凌乔就是这唯一能够满足他口舌之欲的食量。

凌乔的气息不稳,整个身体没有一丝的力气,浑圆的下颌无力地支在锦瑟的宽厚带着无限安全感的肩膀上。

“滚滚很想要?”锦瑟魅惑的声音响了起来,微微地带着喘息,蛊惑而悠远磁性。

“现在不合适,这里是办公室,会有很多人进出,只怕滚滚会害羞。”

锦瑟声音清润如水,仿若一盆温度适宜的凉水,从凌乔的头顶上浇灌而下,将她体内的所有热情完全浇熄,就连蹿动的小火苗都消陨于无形。

从而代之的是一股无名的大火,一下子从她的脚后跟正以火箭一般的速度直冲头顶,一个个小火苗在她的头顶上不断地跳跃,仿佛连她的头发都要点燃了。

这口恶气就像是雪地里滚动的雪球,越滚越大,再不发泄出来只怕是要在她的胸口爆裂开来了。

若是爆裂了会有什么后果呢,小则伤身,大则不止是伤身还要伤心。

他怎么会忍心让她伤身又伤心呢是吧?

凌乔宛若黑宝石一般闪烁着水亮光芒的眼眸灵动地在眼眶中转动着,见锦瑟双手紧紧地抱着她,嘴上说着一些取笑她的话,实则他心里的忍耐也已经是达到了极限,此时双臂不断地收紧,再收紧一些,仿佛只有这样不断地跟她靠近。

才能够一解他相思的酸涩。

口是心非的男人,才真正的应该受罚,把一盆脏水往她身上泼的男人,就更应该加倍的惩罚。

此时正搭在锦瑟肩头的凌乔,思忖着到底应该怎么给这个男人一些难以忘怀的惩罚的时候,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冲动,凌乔张开大口一下子就咬住了锦瑟肩颈之间的肌肉。

“嘶”男人夸大地抽气声在凌乔的耳畔响起。

“咯咯咯。”一抹奸计得逞的痛快从凌乔的唇齿缝隙间溢出。

“我家的滚滚上辈子一定是一条汪星人,怎么动不动就要咬上一口呢?”锦瑟转眸看着凌乔,眼里没有一丝斥责,更多的是宠溺后的愉悦。

“哼,谁叫你乱冤枉人的啊。”凌乔挺翘的鼻翼间带出一声哼声,将头一扬,嘟唇控诉道。

锦瑟的背脊一挺,将上身拉得更长了一些,带着蛊惑的气息在凌乔的耳畔撩拨,情绪却明显的低落了下来,“真是让人伤心,我可是想我家滚滚想得紧,没想到你一点都不想我。”

怎么会不想。

凌乔心中一动,蓦地转眸正对上锦瑟促狭的眼眸,这才发现自己又中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