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色 > 资讯 > 你是九千里路云月陆婉婉燕霆by漫漫芬香小说免费章节

你是九千里路云月陆婉婉燕霆by漫漫芬香小说免费章节

时间:2018-11-08 16:57编辑:面包人

令人欲罢不能的小说《你是九千里路云月》,是当红作家漫漫芬香新著,主角是楚浩天白蔓此书情节生动,让人意犹未尽,精彩片段:燕霆只斜觑了她一眼,目光森冷而没有温度,缓缓往下移,落在她紧抓着不放的手臂上。

你是九千里路云月 第18章

燕霆僵在那说不出话。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她伤的那么深....

开口时嗓音嘶哑,“抱歉,婉婉,抱歉我当初不知道是你救了我,抱歉不该那样对你。

“抱歉让你受那么多苦...

呵.....

.

陆婉婉闻言,鼻尖酸酸的几是要掉下泪,可她只喃喃出声。

“把你的抱歉留着给别的女人吧。

“燕霆...我一点也不想再见到你,一点也不想再跟你重新开始,请你离我远一点!"

话一说完,她忽然不知哪来的力气,将人重重推开,小脸上是一片惨白之色。

燕霆手悬在半空,这一刻却不知要靠近还是移开,面前的女人满脸惊慌,看着他的时候脸上尽是畏惧和...憎恶。

她很讨厌他。

陆婉婉,他的妻子,很讨厌他!

“我们再没有办法重新开始了,燕霆。

好半晌,陆婉婉似乎稍微冷静了一些,勉强镇定下来,四下看了看这里。

“你以为我会怀念这里吗?不,我恨这个地方、恨在这里发生的所有事! 在这个房子里卑躬屈膝的陆婉婉已经死了,在两年前你选择放弃的她和孩子的时候,就已

经死了!

燕霆捏紧手掌,全身僵硬的再发不出任何音节。

她的话宛如一把把尖锐的刀,直往他心脏刺去!

陆婉婉缓缓站起来,绯色的唇被咬的很紧很紧,那双泛红的眸盯着燕霆,像是看着最最厌嫌的恶魔。

好半晌才终于扬起下巴,逃也似的推开门跑出去。

燕霆没有追。

他看着她走远,却不知要用什么理由留下她。

“砰

的一下,燕霆忽然扬起拳头,重重砸到墙壁上。

手掌上露出淡淡的血腥颜色,他面色狰狞,咬紧了唇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直到面前那道纤细的背影彻底消失,他转过身看着布置温馨的客厅,旁边的餐桌上放着准备好的食物。

陆婉婉几乎一口没动。

他死死捏着掌心,脑海里还尽是女人绝望的面容,在过去的两年里...不.在结婚的那段时间里,他总来只知道陆婉婉爱他。

却不想原来..她心里早已没有他。

手机“嗡嗡嗡

的声音响起。

燕霆很久才反应过来,猩红的眼往下移,接通。

“什么事?

“林小姐想请您过去一趟,她需要人保释。

空气沉默了两秒,好半晌燕霆才开口,嗓音沉郁听不出任何情绪。

“知道了。

林安瑜虽然被警察带走,但证据不足没有办法起诉,如今只是以诬告罪暂时关了几天。

燕霆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后者一身狼狈,乱糟糟的发垂在面前,哪还有半点以往的风情。

“林安瑜,你可以走了。

她抬起头,终于瞧见站在不远处的男人,高大而宽厚的身躯。

林安瑜再没有犹豫的朝他跑过去,直接抓着他的衣袖,眼泪簌簌往下掉。

“阿霆,你终于来救我了....我就知道你不会那样绝情,这几天里面有人欺负我,鸣鸣,阿霆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她一刻也不想再呆在这个地方!

林安瑜立刻松开。

上了车,秘书在前面开车。

林安瑜看着在身侧的男人,咬紧唇,好半晌终于忍不住开口。

“阿霆你相信我的是不是? 你来救我就是相信! 是陆婉婉陷害...

她拿出自己的手机,上面有经纪人发来的消息,还有无数条关于她入狱的传闻。

林安瑜无比清楚,她的模特之路因为这件事,毁于一旦!

“林小姐,总裁只是出于道义帮忙,毕竟您现在还是我公司名下签约模特。

不过解约合同已经拟好了,明天来公司

林安瑜僵在那,不敢置信的往旁边看去。

她哆嗦了下,勉强扯出笑容,“阿霆,你在开玩笑的是不是? 你怎么会跟我节约呢...

问的着急,可燕霆只是微微移动目光,扫了她一眼。

忽然开口。

“停车。

“是。

秘书反应很快,迅速将车子停了下来,“下去。

林安瑜倒抽一口凉气,“阿霆,我还没到家.....

“我说,下去!"

语气是在太凶狠,林安瑜愣了几秒,直到这一刻忽然反应过来,阿霆对她的态度,跟以往太不一样!

她手掌捏紧成拳,用力咬着唇,“我不下,阿霆,你不能这么对我。

气氛僵硬了两秒。

下一刻。

燕霆忽然推开走下去,径直移动到另外一侧,拉开车门,满脸阴沉的盯着她。

旋即伸出手,毫不客气将人拽了下来!

“啊,好疼啊..好疼啊阿霆。

林安瑜不住挣扎,膝盖磕在水泥地上,满脸焦急无措。

她跪在地上大喊,知道自己只要求饶,燕霆一定会心疼的。

“真的好疼,阿霆,求求你先送我回家,我可以解释。

男人高大的身躯就伫在她面前,笔挺的西装裤下是一道坚硬的身躯。

燕霆扫了一眼落在裤脚的手,再看看那张美艳却狰狞的面容,忽然抬起腿,直接将人踢开....

“阿霆....

他缓缓蹲下身,长指重重扣在她下巴上,用上力强迫她抬起头,看着这张自己曾经迷恋如今却再也没有感觉的脸!

“看在我曾经救过你的份上,别扔下我。

这里到处都是人,她狼狈的蹲在地上,已经有不少人围观。

林安瑜不想在明天成为各大媒体的头条,更不想让人把她当笑话看!

“救过我?"

她不提这件事还好,提起来,燕霆忽然将人甩开,嗓音涩凉的让人心惊胆战。

“当初救我的人究竟是谁,林安瑜,你以为我真不知道!"

“从我的视线里消失,再别让我看见你一眼。

话落,他冷冷站起来,回到车上,最后也只冷冰冰瞧了她一眼,任凭她跌在那,眼底再没有怜悯。

“开车。

周围有好多人围观过来,实在是因为她狼狈的可以。

如今又在海城最繁华的大街上被人抛弃。

像个小丑。

“哎,这个人好像有点眼熟,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

“不是那个叫林什么的模特么? 之前很火,前几天听说入狱了的.....

林安瑜听见了自己的名字,用力捂着脸,摇头,“我不是,不是。

“怎么不是?分明就是林安瑜,哎,听说你是因为谋杀罪入狱的,怎么警察把你放了回来?"

“刚刚那辆车,就是燕氏集团燕霆的吧,你现在是被自家老板加金主抛弃了?"

所有人都在嘲笑她!

林安瑜再也无法忍受这些指指点点,想逃走,周围却四处都是人。

直到某一刻,头顶罩下一件带着男性气息的衣服,有人将她扶起来。

“跟我走。

林安瑜看不见这人的神色,可知道他在帮自己,便立刻跟上。

到了一个僻静所在,她才终于看清这个男人的脸,只有些眼熟,却不知是谁。

十分邪气的面容,五官隐在阴影之下,怎么也看不清。

再仔细的看....

林安瑜忽然反应过来,全身发抖。

“是...那个绑架犯,是你....

那个强暴她的人!

几天后。

陆婉婉再没有见过燕霆,跟燕氏的合作却一直暂停下来。

修长的资金问题没有解决,好不容易找来的人还没有安排下去,秩序混乱。

来来回回有人在旁边走,她四下看了看,抓了人问。

“余悦呢?"

“余小姐今天没有来过。

陆婉婉有些懵,她一早给余悦打电话没有接通,这才连忙赶到秀场。

这次再打还是一样,没办法找徐沉,那边沉默了好久才终于开口。

“余悦在医院,她出事了。

病房里格外安静。

陆婉婉到的时候,余悦还没有清醒过来。

她进病房里瞧着,余悦整个脑袋上都包裹着纱布,浑身上下尽是伤...

“这到底怎么回事!

前两天还好好的人,怎么能突然就出了事!

徐沉见她神情激动,连忙拉着人走出去,一直到办公室关上门,才压低了声音说话。

“救了她的人只说是遇见了抢劫犯,但警察找到犯罪现场,是有人故意报复。

陆婉婉愣了下,半晌没反应过来,“什么叫...故意报复?"

“对方针对她,但伪装成抢劫,而后将她拖到暗巷殴打....意图、强暴。

如果不是余悦挣扎的太厉害,恐怕对方已经得逞。

‘但身体也受了不少外伤,头部被重物敲击过,所以昏迷至今。

陆婉婉倒抽了一口凉气,浑身发抖,“人抓到了吗? 是谁干的!

这下,徐沉却不说话了。

他摇摇头,神情逐渐凝重下来,镜片后的目光闪烁了下,看着陆婉婉时,唇终于掀了掀。

“没有抓到犯人。

徐沉走到窗前,目光往外看了看,“那天余悦走之前跟我提过,要去燕氏准备解约一事。

他就事论事。

可陆婉婉却不傻,总是会想到的。

余悦没得罪过别人,可偏偏因为她,得罪了燕氏!得罪了燕霆!

“他怎么能这么做...怎么能,迁怒到余悦身上!

陆婉婉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满脸的惊惧和愤怒,双掌捏的紧紧的,怎么也不敢相信余悦如今躺在床上.....

是被人袭击,被人报复!

是燕霆叫人做的!

她用力掐着手指,尖锐的指甲嵌到肉里,生疼。

忽然转过身朝外....

“等等。

徐沉立刻叫住她,眉整个拧起来,斯斯文文面庞上泛着些无奈,“你先冷静一些,这件事不一定就是他做的。

“还没有证据.....

“两年前我差点被林安瑜撞死,到现在同样没有证据!

陆婉婉咬紧唇,嗤笑。

“他做事,什么时候会留下证据!"

想到这,陆婉婉再没有犹豫,甩开徐沉的手直接走出去。

已经是下班时间,她找人打听了燕霆的位置,在爵世酒吧。

陆婉婉已经很久没来过这样灯红酒绿的世界,她在里头寻了一圈,只瞧见台上衣着暴露的男男女女在舞池中扭动。

四下喧闹。

“燕少,怎么近几日一直有空光临咱们这?'

经理就在二楼靠窗的位置上,主动给旁边的人倒了酒。

燕霆眯了眯眸,仰头一饮而尽,却只扫了周围一眼,没说话。

有人立刻救场,“想来不就来了么,咱们燕少这两年再没有出来跟兄弟们喝过酒,早就想念他了。

“现下也好,燕少有兴致咱们自当作陪。

小赵啊,你们这的漂亮姑娘怎么不赶紧叫过来,看这冷清的

“好,我这就去叫。

赵经理笑呵呵起身,这几位都是海城有头有脸的纨绔大少,自是一个都不敢得罪。

“哎你等等..把那个给我叫上来。

却是已经喝晕了黄三少站起来,靠在窗旁,指着楼下某个位置。

光影交缠间,只看见一道玲珑有致的身躯,女人穿着一身裸色衣裙,头发随意散在脑后。

远远的看着不像是浓妆艳抹,可怎么瞧怎么有味道....

赵经理皱了粥眉,“这是客人,不是咱们这上班的姑娘。

“让你叫就去叫,告诉她燕少、黄三都在,看她来是不来!“

赵经理定睛看了看,有些为难,“那不是陆婉婉....刚上过新闻的那个。

“管她是谁,滚去问!'

黄三少叫器的厉害,喝醉了胆子也上来,越发的嚣张。

只并未发现旁边男人眼底一闪而过的光芒.....

而在几分钟后,包厢门再次推开,陆婉婉站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