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色 > 资讯 > 齐烨陆纯熙是哪部小说_百里浮华只缺你小说阅读

齐烨陆纯熙是哪部小说_百里浮华只缺你小说阅读

时间:2018-11-08 09:04编辑:面包人

网红作家白夜精心创作的小说《百里浮华只缺你》,主角是齐烨陆纯熙之间的情感纠葛煽动人心,下面推荐一些精彩片段:苏瑾嫣一眼便认出,那身影是孟子妗,立刻就抬脚走过去,却是没有看见身侧陆纯熙忽变的脸色。

百里浮华只缺你 第二十章 布料主人,烟霞?

齐恒陆纯熙二人躲过侍卫潜入了绣房,此时已经快要四更天了,绣房里一片寂静。初入宫时,陆纯熙是在绣房待过一段时间的,是以对绣房的构造极为熟悉,很快就找到了放置待修补衣裳的房间。

确定房间内无人,陆纯熙拿了蜡烛进屋,让齐恒守在门口。

放置好蜡烛,陆纯熙又细细看了手中布料的断口,在衣服堆里翻找起来。

约莫翻找了大半个时辰,陆纯熙终于找到了与断口一模一样的那件衣裳。陆纯熙弯了唇,自袖中取出一只小瓷瓶,将白色的粉末撒了一些在衣服上。

门口的齐恒正巧看进去,看见这一幕,奇怪,“你这是做什么?”

陆纯熙解释道:“这是我特制的药粉,具有静心凝神之功效,有极细微的香味,可持续三日不散。这宫中宫女的衣裳都一样,修补好了不好辨认,有它在,届时便可轻易辨认出。”

齐恒恍然,心中对陆纯熙的赞赏愈加多了一分。

出了绣房,陆纯熙对齐恒道:“为了避免出现意外,还是请六爷白日劳烦一下,盯着绣房吧。”

齐恒嘴角一抽,他怎么觉着这丫头现在使唤他使唤得很顺手?

但是此事也是他想查清楚的,应下了。

陆纯熙一夜未眠,精神极为萎靡,回了重华殿将夜晚之事同苏瑾嫣讲了之后,便歇下了,苏瑾嫣也知她暗中探查极为辛苦,自然也并未多加打扰。

待陆纯熙醒来已过了午时,匆匆吃了些东西,陆纯熙溜出了重华殿,在绣房那条偏僻小路边的树上,果然见着了齐恒。

见她来,齐恒从树上跳下来落在陆纯熙的面前,言笑晏晏,“陆姑娘,你可算是来了。”

“如何?”陆纯熙询问,“可知那衣裳是谁的了么?”

齐恒吐出二字,“烟霞。”

陆纯熙一愣,这不是子妗身边大宫女的名字么?

齐恒见陆纯熙愣住,以为她是不知道烟霞是谁,便解释道:“今日我瞧见一个宫女拿了那衣裳离去,便跟了上去,然后就跟到了玉清宫的落霞阁。那宫女叫烟霞,乃是落霞阁孟美人的大宫女。”

“我知晓。”陆纯熙敛了脸上的神色,道:“我先回宫了。”言罢,也不等齐恒说话,匆匆离去。

见陆纯熙这个模样,齐恒觉得有些不对,但又不好跟上,只得皱了皱眉、

陆纯熙刚回了重华殿,还不等她将自己查到的事情告诉苏瑾嫣,就听外间传来嘈杂的声音。

想了想,苏瑾嫣拉着陆纯熙一起出去查看。

便见重华殿的门口,一个嫩绿色的身影正同守着重华殿的小太监央求着什么。

陆纯熙捏了捏手,这才跟上去。

孟子妗见到二人前来,便欢喜地唤了一声,“瑾婕妤。”

守门的太监也行礼,“参见婕妤。”

苏瑾嫣让两人免礼,看向孟子妗问道:“这是怎的了?”

孟子妗解释道:“臣妾听说您禁足了,想来看看,可小公公说皇上说了,不许人探望。臣妾就想着,能把糕点送给您也好,可这小公公就是不肯。”说着,将手里的食盒向前提了提。

苏瑾嫣见着这食盒,立刻就要伸手去拿,却是被身侧的陆纯熙给拉住了,苏瑾嫣疑惑地看向陆纯熙,“纯熙?”

陆纯熙却是没有回应苏瑾嫣的疑惑,而是看着孟子妗,神色淡淡,语气更是带着冷淡,“孟美人,皇上下旨不许任何人探望,您这般,是坏了规矩。若是因此害得我家主子被责罚,你可担得起?”

苏瑾嫣与孟子妗都没想到陆纯熙会这般说话,不由都愣住了。

陆纯熙却是没有理会,仍是冷淡道:“孟美人还是回吧,别惹了一身腥,又害了我家主子。”

随后又看向苏瑾嫣,恭敬道:“娘娘,您先前不是说想要午睡么?奴婢这就服侍您午睡。”

苏瑾嫣被陆纯熙此番举动弄得一脸懵,但心中明白陆纯熙绝不会害自己,只得向孟子妗投去一个歉意的眼神,带着陆纯熙进了内殿。

孟子妗完全没想到,自己带着一番热枕而来,却得了这般冷言冷语,心中委屈,眼泪“簌簌”而下。

小太监是知道先前这孟美人与自家主子感情是极好的,此时见这般模样心中有些同情,不由开口劝慰道:“孟美人,许是因为被禁足,娘娘心情不好才会如此。今日您先回吧,等禁足令解了,娘娘心情好了,您再来?”

是的,陆纯熙的那番举动,在小太监眼里,是代表了苏瑾嫣的意思的。

但孟子妗却是知道并非如此,陆纯熙那般,是她真的对自己有意见。可她不记得自己哪里得罪了纯熙。

许是哪里误会了吧。

孟子妗心想,等禁足令解了,她就来找纯熙解释。

内殿。

苏瑾嫣疑惑地看着陆纯熙,开口问道:“纯熙,你先前怎么那般对子妗?”

陆纯熙不答反问,“瑾嫣,你可知我同你说的那布料的主人是谁?”

苏瑾嫣正想答我如何得知,却是忽然想起陆纯熙对孟子妗忽然转变的态度,灵光一闪,“可是子妗身边大宫女烟霞的?怎么会?!”

“是。”陆纯熙应下。

苏瑾嫣皱眉,“可是即便如此,你又怎肯定背后之人是子妗?你也知,那烟霞并不将子妗放在心上。”

“我知。”陆纯熙抿了抿唇,“宫中水深混杂,人心更是叵测。我没法肯定幕后之人是子妗,但也没法肯定不是她。”

“可若不是她,你这般,定会伤了子妗的心。”苏瑾嫣不赞同的道。

“我知。”陆纯熙垂眸,“瑾嫣,我这般做,也是为她。”

闻言,苏瑾嫣更为不解。

陆纯熙解释道:“我承认我这般待她,更多的是为了你我。但我有那么一分是为了她。子妗一向与我们交好,可这事偏偏与她身边的宫女扯上了关系,若是有心人,便会将云儿之死放在她的头上——为讨好得宠的瑾婕妤,杀害了得罪瑾婕妤的绣女云儿。

现在我这样做,便会让他人认为我们重华殿已经与之交恶,而这是在云儿死后的事情,这样一来,旁人都会觉得只是我重华殿单方面不与之相交。待日后烟霞暴露出来,她也更容易从这场阴谋里脱身。”

苏瑾嫣歉然道:“是我想得太简单了。”

陆纯熙摇摇头。

是这深宫,水太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