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色 > 资讯 > 百里浮华只缺你齐烨陆纯熙by白夜小说免费章节

百里浮华只缺你齐烨陆纯熙by白夜小说免费章节

时间:2018-11-08 09:03编辑:面包人

令人欲罢不能的小说《百里浮华只缺你》,是当红作家白夜新著,主角是齐烨陆纯熙此书情节生动,让人意犹未尽,精彩片段:二人走到近前,便见井旁有许多脚印,想来是发现云儿尸体那日,由宫中侍卫们给踩出来的。

百里浮华只缺你 第十九章 暗中查探

苏瑾嫣听得齐烨口中一个“我”字,便是将两人的距离的拉近了,又听齐烨这番解释,苏瑾嫣心中的难过减去。她也不是个笨的,伤心减去,理智回归,立时便想通了齐烨的话与齐烨想要做的事情。

苏瑾嫣想起先前自己那番模样,不由羞红了脸,低道:“是臣妾愚钝了。”

齐烨温柔道:“朕方才那般待你,你如何反应得及?只是惹了你伤心,朕心里也难受几分。”

陆纯熙的注意力却是在齐烨要如何处理此事,虽然知道自己此时该闭嘴不言,但还是开口问道:“不知皇上要如何追查此事?”

齐烨看向陆纯熙,眼神不善,显见是嫌弃陆纯熙扰了自己同苏瑾嫣温言软玉,陆纯熙对于他的眼神不闪不躲。

齐烨皱眉,还是道:“朕不便追查此事,所以此事便交由你去查。记住,暗中行事,切莫让人察觉了。”

“是,奴婢遵旨。”陆纯熙应下,却是想起了先前齐烨做戏时下的禁足令,这禁足令,禁的,可不仅仅只是让她们不许出去,还有不许他人进来。想来,这后一个,就是为了防止她暗中出重华殿探查的时候不被人发现不在宫内吧?

这皇帝做事,当真慎密。

亥时。朝颜殿。

“你果然会来。”少年的声音清冽如雪,其中加夹着浅浅的笑意。

大殿黑暗,陆纯熙尚未点燃蜡烛,心中本有些害怕,却在听见少年的声音的时候,安定了下来。

“六爷。”

齐恒本是坐在殿中已然陈旧的椅子上,听见陆纯熙的一声唤,站起身向其走了过去,“你今晨做的事情可真是胆大妄为,也不怕那赵美人一怒之下,直接对你动手。”

陆纯熙轻笑,“我胆子可小得很,但若是有人欺到了头上,便是胆小,我也得狠狠咬上一口不是?”

“哼”齐恒哼笑一声,已动手将陆纯熙手中的蜡烛点燃,“你今夜来此,便是为了去看看那荒井吧?我带你去。”说着,领头往庭院去。

陆纯熙却是没急着动,而是看着齐恒的背影问道:“朝颜殿出了这般大事,你怎还敢前来,不怕被人发现?”

齐恒低笑,虽是笑却是带了一丝凉,“我不过是思念母亲罢了。这后宫阴谋诡计太多,当真是容不得半分净土啊。可,我怎会让人来擅自玷污?”

陆纯熙呼吸一窒。

她是明白的。

这朝颜殿明明已经是荒殿,可那些施展阴谋诡计的人,仍不愿放过。于齐恒而言,这就是他心中最后的那片净土,如今却是叫人玷污。如何不凄凉?

齐恒会在此处,也是想查清此事,保这一方净土吧。

下一瞬,心间涌上心疼,脸上也带出了一丝颜色。齐恒转头便瞧见陆纯熙脸上的那丝心疼,心尖一颤,然后轻巧地笑开了,“快些去瞧瞧罢,时间可耽误不起。”

陆纯熙点点头,将心底情绪全数收敛。

这世间可怜之人那般多,她要是都去心疼,哪里应付得过来。而且在这深宫里,对别人的心疼,不过是伤害自己的利器罢了。

荒井就在庭院里,没走几步路,二人就瞧见了。

朝颜殿荒废多年,这庭院自然也是一片荒凉——几颗已经枯萎只剩枝干的树和院中的井,而唯有那口井在院中尚显完好,极为显眼。

陆纯熙俯下身去查看那井,这井中已无井水涌出,底下都是些枯枝烂叶,井壁上都是青色的苔藓,但是有很多地方已经脱落了,痕迹都是向上的。应当是侍卫们拉云儿尸体出来时,蹭掉的。

再多,就看不出什么了。

毕竟时间已经过去了许久,又有宫中侍卫在这儿查探,线索不是已经被查到就是已经被破坏掉。

陆纯熙也不气馁,起身在周围四处细细查看起来。

云儿是死于非命,但凡是人动的手,不管多么的慎密,都会留下一丝痕迹。

视线转到距离荒井几步远的一根枯枝上,陆纯熙的眼睛亮了亮,“我想我找到线索了。”在另一侧查看的齐恒听到她的话,立刻过来,疑惑看着她。

陆纯熙几步上前,取下那枯枝上的一块布料,双眸微微弯起,“这朝颜殿数年来无人进来,现在却在这儿发现了这个。”

陆纯熙揉捏着手中的布料感受手感,又借着齐恒手中的烛光细细看了,道:“这布料是寻常缎纹,是宫里宫女衣裳的布料,瞧着应当是裙角。

这裂口是硬生生撕裂的,应当是刮着这树枝,衣服主人急着离开,硬生生撕裂了。以我看来,这衣服主人,就算不是动手之人,也该与此事相关。我想,我们可以去绣房查查,哪个宫女的裙角缺了这么一块。”

齐恒听着陆纯熙一系列猜测与打算,轻笑,“陆姑娘好生聪慧。既如此,我们何时去查绣房?”

陆纯熙正想开口说白日找个借口去就行了,却想起如今重华殿的人被禁足,白日是不能出现在宫外的,不由郁闷。

齐恒瞧见陆纯熙脸色变化,便是明了她的想法,不由好笑。

许是笑意太明显,被陆纯熙捉了个正着,陆纯熙看着齐恒,不满,“既然六爷也是想查清此事,可也得出力,怎的还在这儿看起笑话来了?”

齐恒忍了笑,道:“怎敢?不知陆姑娘心中可有打算了?”

陆纯熙无奈叹气,“白日里我是不能出现在众人眼前的,只好晚上去了。到时候就得劳烦六爷出手了。”

齐恒瞧她,“你想我如何?”

陆纯熙眯眼,“自然是,望风了。”

齐恒挑了挑眉,“虽然我不受宠,但我好歹也是辽疆的皇子,你这要求,可是太过了。”

陆纯熙皮笑肉不笑,“皇子殿下若是能够认得出这布料与布料的不同,这针法与针法的不同,还敢去翻女子的衣物,那奴婢也是愿意为殿下望风的。”

齐恒默然无语。

陆纯熙笑容真了一些,带了些小得意。

那微微眯起的眼睛,弯弯的嘴角,就像一只计谋得逞的小狐狸,带着些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