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色 > 资讯 > 主角是齐烨陆纯熙的小说_小说名百里浮华只缺你在线阅读

主角是齐烨陆纯熙的小说_小说名百里浮华只缺你在线阅读

时间:2018-11-08 09:02编辑:面包人

常踞榜首的红文《百里浮华只缺你》,是网文优秀作家白夜,主角是齐烨陆纯熙,小说语言凄美、苍凉,精彩片段:苏瑾嫣从未想过齐烨会不信她,会因为此事,这般大发雷霆,前来质问与她。心里柔软的地方微微带了些疼,苏瑾嫣看着齐烨,半晌说不出一个字来。

百里浮华只缺你 第十八章

赵欣雅瞪着陆纯熙,惊怒不已。

原是方才陆纯熙摔倒时手中泼出的茶水落在了赵欣雅的裙子上。

陆纯熙立刻爬起跪好,一脸惶恐道:“奴婢方才腿软不慎摔倒,泼到了美人,请美人恕罪!”

“你可知今日是什么日子?!一句不小心就想揭过?来人......”赵欣雅愤怒,开口就要处罚陆纯熙。

苏瑾嫣走上前拦在陆纯熙面前,向皇后跪地请罪,“皇后娘娘,是臣妾管教不严,这才让她在此出这般差错,还请皇后娘娘饶恕她一次。臣妾以后定当严加管教。”

楚青尚未开口,便见一太监走到近前,恭声道:“皇后娘娘,太后不过还有半盏茶的功夫就要到了。”

闻言,楚青微微蹙眉,看向赵欣雅,脸上露出温和的笑意,“赵美人你湿了衣裳,还是先行回宫换掉吧,以免沾染凉意,伤了身子。且你此办模样出现在太后面前,也会惹得太后不喜。”

赵欣雅虽然心有不甘,但也知晓楚青说得极是。她倒不是怕染病,而是担心若是惊扰了太后,惹太后不喜,那可就因小失大了。

走之前,赵欣雅狠狠瞪了陆纯熙一眼。

苏瑾嫣见此,心中略松了口气,赵美人没法胡搅蛮缠,这事也就好解决多了。皇后素来温和,现太后又将至,这惩罚定然不会太重。

果然。

楚青对苏瑾嫣道:“此事终归是你的不是,便罚你今日不得入佛堂,减去半年月例,回重华殿反省。”

听得皇后最后的处置,苏瑾嫣彻底松了口气,俯身行礼,“臣妾领命,臣妾这就告退。”言罢,带着陆纯熙一同离开。

重华殿。

苏瑾嫣瞧着陆纯熙,无奈道:“你今日闹那么一出,又是为何?”

陆纯熙也很无奈,“瑾嫣我知你心思,但是那赵美人若是真的将云儿的事情闹到太后面前,不管真相如何,对你都是不利的。”

知晓陆纯熙是为了自己,苏瑾嫣也不忍责骂,声音低柔道:“我知你是为了我,可你这般莽撞,我若是护不住你,该如何?”

陆纯熙沉默。

她也知今日她的做法太过莽撞了,但是那时已想不到其他办法了。比之事情闹到太后面前被太后厌弃,不如中途破坏,领罚也能活的好。

午时。重华殿。

“哎哟!皇上您慢点慢点......”随着沈安在外急切的声音,是齐烨带着满身怒气走进了重华殿。

彼时,苏瑾嫣正拿了狼毫在一笔一笔地抄写佛经,见皇上这般气冲冲的进来,不由茫然,“皇上......”

“苏瑾嫣,你好大的胆!”齐烨不容苏瑾嫣一句话出口,一声极怒的责问便是狠狠压下,“绣房宫女云儿之事可是你做的?!莫要想着欺骗于朕!”

见苏瑾嫣这般模样,齐烨便是当其默认,脸上露出冷笑,“倒是人不可貌相,朕真是不知你温柔的皮囊之下,是这般狠毒模样!”

这言语便如利刃再次狠狠插在心里柔软的地方,苏瑾嫣双眸蒙了一层水雾,脸上的表情变得僵硬与无措。

见得苏瑾嫣这个模样,陆纯熙一阵心疼,忍不住开口为之辩驳,“皇上,若是我家主子当真要对一个宫女出手,何须那般遮遮掩掩?!若您说我家主子是为了护着自己的名声,可这宫里要一个人死得毫无知觉,还能保住自己名声的法子可不少!我家主子又怎会用了那般拙劣的手法?”

齐烨冷哼一声,看着面前的据理力争的宫女,目光很是不善,“你的意思是,朕冤枉你家主子?”

陆纯熙垂首,“奴婢不敢,只是我家主子性情良善,不会做那等害人性命之事。”

“呵”齐烨冷笑,“朕倒是要看看,这瑾婕妤,当真如你所说,那般‘良善’!”遂转头看了一眼沈安,道:“瑾婕妤禁足重华殿,此事查清之前,不许踏出重华殿半步!也不许任何人前来探望!”

言罢,再未多看苏瑾嫣一眼,带着沈安离了重华殿。

在齐烨拂袖之时,陆纯熙却是意外发现,齐烨袖口地方的衣物有些褶皱,像是被人用力抓了一把似的。

待齐烨离去,苏瑾嫣这才像失去了全身力气一般软倒在椅子上,眼里的泪珠如断了线的珠子大颗大颗的砸在地上,偏生苏瑾嫣哭的时候是没有声音的,这般哭着更是让人心疼不已。

苏瑾嫣拉了陆纯熙的手,低低问她,“他为何不信我?纯熙,我以为他是懂我的,可为何他不信我?”

陆纯熙却是想到先前自己看到的褶皱,开口劝慰,“瑾嫣,今日之事有些地方不对劲。皇上的性子你多少有些了解,皇上方才的举动与他平日不符。若说他是为了一个宫女才会如此,那必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觉得皇上心中定有自己的想法。你我还是不要妄自猜测,也不要想太多了。”

苏瑾嫣尚未答话,便听一道温和的男声响起,“你倒是有眼光。”苏瑾嫣陆纯熙齐齐看过去,竟然是先前已经拂袖离去的齐烨!

见到齐烨,苏瑾嫣与陆纯熙都愣住了。

齐烨看着苏瑾嫣还带着泪的脸,眼里闪过一丝心疼,他走到苏瑾嫣面前将人揽进怀里,柔声解释,“阿瑾,我是信你的,先前那番模样不过是做给后宫之人看的。我也是想借此引出筹谋这事的幕后之人。只是委屈你了。”

他自然是知晓,这皇城是天地间最是勾心斗角的地方,这后宫的污浊即便是他不沾染,也是明白几分的。

说得恨了,这后宫女人之间的尔虞我诈,便是连前方朝廷都过之不及。阿瑾性子良善,却一进宫就得了自己的宠爱,眼红之人绝不会少,随之而来的,自然是阴谋诡计,诸多算计。

若是他护着阿瑾,将云儿之死草草揭过,不仅放过了那真正的筹谋之人,还会给阿瑾留下污点。是以,他才想着做一出戏,来个引蛇出洞!

只是,他选中的捕蛇人可否将那蛇稳稳送进牢笼?